• 案例简介
  • 案例分析

 

尼克松访华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一行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为期七天的历史性访问。访问期间,尼克松总统会见了毛泽东主席,同周恩来总理进行了会谈。双方就国际形势和中美关系交换了意见,着重讨论了印支问题和台湾问题。1972年2月28日,中美双方经过反复磋商,终于在上海发表了《联合公报》(又称《上海公报》)。《中美联合公报》的发表标志着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开始,为以后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改善和发展打下了基础。


 

  背景


  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总统尼克松入主白宫后想通过改善中美关系,开展“均势外交”,增强美国对付苏联的力量,并调整其亚洲政策,多次作出寻求“与中共改善关系”的姿态,包括主动建立了通过巴基斯坦和罗马尼亚与中国互传口信的渠道。
70年代初,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从调整中、美、苏大三角关系的外交战略需要出发,通过请美国作家斯诺传话、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等方式,发出愿与美方接触、争取打开中美关系僵持局面的信息。


  过程


  1971年4月21日中国政府就美方提出双方举行高层对话的建议给美国政府一个答复:“要从根本上恢复中美关系,必须从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地区撤走美国一切武装力量。而解决这一关键问题,只有通过两国高级负责人直接商谈才能找到办法。因此,中国政府重申,愿意公开接待美国特使如基辛格博士,或美国国务卿甚至美国总统本人来北京直接交谈。”尼克松总统于同年5月中答复说,为解决两国之间的分歧问题,并由于对两国关系的重视,他准备在北京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诸位领导人进行直接交谈,并建议由基辛格赴华与中国高级官员举行一次秘密的预备会议。中国同意这一建议。1971年7月9~11日,基辛格秘密访华。中美双方讨论了国际形势及中美关系问题,并就尼克松访华一事达成协议,7月16日发表了《公告》。公告说:“获悉,尼克松总统曾表示希望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5月以前的适当时间访问中国。尼克松总统愉快地接受了这一邀请。”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一行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为期七天的历史性访问。访问期间,尼克松总统会见了毛泽东主席,同周恩来总理进行了会谈。双方就国际形势和中美关系交换了意见,着重讨论了印支问题和台湾问题。


  1972年2月28日,中美双方经过反复磋商,终于在上海发表了《联合公报》(又称《上海公报》)。
  联合公报在阐明双方对重大国际问题的各自看法和立场、承认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和对外政策有着本质区别后,强调指出双方同意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来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双方郑重声明:中美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是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的,双方都希望减少国际军事冲突的危险;任何一方都不应该在亚洲—太平洋地区谋求霸权,每一方都反对任何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建立这种霸权的努力;任何一方都不准备代表任何第三方进行谈判,也不准备同对方达成针对其他国家的协议或谅解。双方还认为,大国相互勾结反对其他国家或在世界上划分利益范围都是违背世界各国人民利益的。


  关于台湾问题,中方在《联合公报》中重申: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惟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的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美方则表示:它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 并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联合公报还规定,双方将为逐步开展中美贸易以及进一步发展两国在科学、技术、文化、体育和新闻等领域的联系和交流提供便利;并将通过不同渠道保持接触,包括不定期地派遣美国高级代表前来北京,就促进两国关系正常化进行具体磋商,并继续对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 《中美联合公报》的发表标志着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开始,为以后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改善和发展打下了基础。



nikesong_clip_image001.jpg nikesong_clip_image003.jpg nikesong_clip_image004.jpg



尼克松均势外交战略中的中美关系


  尼克松担任总统期间,由于美国深陷越战,国力相对下降,美苏形成均势,苏联公开走上了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的道路。为了摆脱自身的困境,刹住苏联的扩张势头,尼克松政府提出了均势外交战略,尼克松政府全球均势外交的核心是在美国、苏联、中国、西欧和日本五大力量中心实力相对均衡的基础上,建立多极世界格局,以多边力量制衡苏联的扩张,最大限度地维护美国的利益。打开中美关系大门是尼克松均势外交政策得以实现的重要步骤,也是尼克松对外政策中的得意之笔。中美关系的改善使美国在一个全新的、更加广阔的国际关系领域进行活动,同时也给美国的外交政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灵活性。

(一)
   当1969年初尼克松步入白宫之时,他面临着一系列内外危机:首先,越南战争把美国拖得筋疲力尽,国内反战情绪与日俱增。从1969-1979年,美国全国共发生1800多次反对越南战争的示威游行,还发生了247起纵火案。其次,美国的实力地位相对衰落,西欧、日本逐渐崛起。同二战后初期相比,美国的工业总产值在资本主义世界的比重已由1948年的54.6%下降到1970年的37.8%,黄金储备从1950年的49.6%降为1970年的15.5%,出口贸易从1948年的32%降为1970年的15.2%。与此同时,西欧的工业产值在1970年已占资本主义世界的34.2%,与美国相当;日本国民生产总值占资本主义世界的比重,则由1950年的1.5%上升到1970年的6.2%。第三,美苏争霸的态势也发生了不利于美国的变化,由美攻苏守演变为苏攻美守,苏联在战略核武器的数量等方面赶上了美国。60年代初期,美国拥有200枚洲际导弹和1000架战略轰炸机,而苏联当时只拥有40枚洲际导弹和少量的战略轰炸机。60年代末期,苏联大力发展战略核力量,1969年洲际导弹数量猛增到1060枚,赶上了美国的水平。美国已经彻底丧失了“核优势”。严酷的事实表明,苏联已公开走上了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的道路。如何摆脱自身的困境,刹住苏联扩张势头,就成为尼克松上台后的首要任务。
   面对变化了的国际国内形势,如何在美国力量相对削弱的情况下,继续保持其世界大国的地位?尼克松和他的幕僚们提出了均势战略,“均势”是处理国际关系的一种特殊政策,它以维持国家之间的权力平衡为目标。尼克松在1971年的对外政策报告中,曾明确表示,世界已进入一个“多极外交的新时代”,它为实行“创造性外交”提供了机会。同年7月,尼克松在堪萨斯城发表关于“五大力量中心”的著名演说。他认为,世界在“过去二十五年已经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同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不久的地位相比,美国遇到了甚至连做梦也想不到的那些挑战”。“从经济角度来说,美国不再是世界头号国家,也不再仅仅有两个超级大国,……今天世界上有五大力量中心。他们是:美国、西欧、苏联、大陆中国,当然还有日本。这五大力量将决定世界在本世纪最后三分之一时间里的前途。”他强调指出:“世界史上存在较长时间和平的时日,只是那些存在均势的时期”,“均势在任何国际体系中都是固有的,在我们设想的国际体系中,也应具有它的地位。”那么,如何才能实现“均势”呢?尼克松在实现均势构想的过程中,“迈出的最大胆的一步就是改变了美国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策。”尼克松政府实施美中和解的具体意图是:
   第一,借助中国的影响促进越南战争的结束,稳定亚洲局势。尼克松入主白宫时,美国已深陷越战泥淖多年,并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场耗资巨大的战争极大地削弱了美国的国力,在心理上给美国人民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创伤,同时也损害了美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声誉。尼克松上台后最优先考虑的一个战略步骤就是结束越战,为此美国实施了“越南化”计划,并辅之以和平谈判手段。除此之外,尼克松还希望通过中国对北越施加压力,尽早结束这场胜利无望的战争,摆脱美国在亚洲的困境。
   第二,把中国作为抗衡苏联的地缘政治砝码。由于苏联实力上升,美国单独遏制苏联已感力不从心,如果中美联合抗衡苏联,苏联将面临欧亚两线双重战略挑战,美国的战略地位必然得以改善。通过改善美中关系还能迫使苏联在美苏关系中做出让步,使得美国在与苏联的缓和谈判中取得对苏联的外交优势地位。
   第三,出于对中国本身潜力的认识。当时中国在东亚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日益扩大,尼克松认识到中国作为一个新的力量中心的出现、作为一个政治大国的崛起是不容忽视的,中国对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必将发挥重大作用。尼克松曾指出:“由于中国与外界隔绝,大多数美国观察家看不清中国的潜在力量,但是中国的潜力极大,任何灵敏的外交政策都不能加以忽视或拒绝考虑。”又言:“我们必须在今后几十年内在中国还在学习发展它的国家力量和潜力的时候,搞好同中国的关系,否则我们总有一天要面对世界历史上最可怕的强大敌人”。事实证明,与中国这样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国家及早建立正常关系,是尼克松对其后继任者的一项宝贵馈赠。

(二)
   为了实现美中和解,尼克松对美国对华政策作了重大调整。长期以来,孤立和遏制中国一直是美国在亚洲推行侵略扩张政策的重要内容。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重估对华政策,1969年中苏边境冲突加速这一战略转变。面对苏联对中国所构成的战争威胁,作为总统,尼克松从美国的切身利益出发,清醒地认识到:如果听任苏联对中国的全面进攻,就打破了世界上权力的平衡,同时,“通过让北京在亚洲和世界起更大的作用,美国也许能够获得更多的用来压倒神经质的苏联的杠杆力”因此,1969年8月14日,尼克松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公开宣布:“苏联是更具有侵略性的一方,如果听任中国在一场中苏战争中被摧毁,那是不符合我们的利益的。”尼克松的这一宣布表明了他对华态度的公开的重大转变,为美国借助中国力量以维持美国在与苏联交往中的有利地位的外交方针奠定了基础,从而促进了中美关系的和解。
   尼克松政府首先向中国做出和解的姿态。除利用多种场合和渠道,多次地向中国发出和解的信号外,还采取步骤,逐渐放宽对华贸易和两国人员往来方面的限制,甚至在台湾问题上也做出了某种妥协。1969年10月,美国决定撤走第七舰队的两艘驱逐舰自朝鲜战争以来在台湾海峡的巡逻,美国还向中国表示,随着太平洋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将减少驻台美军。1971年,尼克松开始更多地谈到对华政策。在他于1971年2月25日提交给国会的第二份国情咨文中,尼克松说他准备建立与北京的对话。他认为,中美之间长达22年之久的敌对仍然没有解决,美国与7.5亿“有能力的和有能量的人民”建立联系是一个值得严肃考虑的问题。他强调,如果一个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处于国际秩序之外,并与之为敌的话,世界无安全可言。因此,在这一个十年里,没有什么比让中国与世界各国,特别是与亚洲各国建立建设性关系更有挑战性的了。此后,尼克松多次在公开场合重申了实现对华关系正常化的愿望。在7月6日于堪萨斯发表的讲话中,尼克松说中国人民是有创造性的、勤劳的,也是世界上最能干的民族之一。他还把中国看作是“五个经济大国之一”,它将在很多方面决定这个世纪最后三分之一时间里世界经济的前途。尼克松在堪萨斯的讲话引起了中国领导人的注意。
   在尼克松酝酿改善美中关系的战略调整时,中国领导人也在进行重大的战略构思。因为此时,中苏同盟已经破裂,而且苏联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直接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巨大的军事威胁。在南方,越南战争升级后,中国也担心美国会乘机向中国进犯。中国这时在国际战略态势方面实际处在建国以来最为不利的状况。当美国向中国伸出橄榄枝时,中国没有理由不去利用这一历史性的机遇。中国最高领导人在慎重考虑和反复观察之后,毅然做出了打开中美关系的战略决定,以开拓中国外交的新局面。从1969年到尼克松访华前,中美双方进行了多次接触,1971年4月,美国乒乓球队访问中国,“乒乓外交”的成功,使“小球推动了大球”。1971年4月21日,中国政府给美国政府一个口信:“中国政府重申,愿意公开接待美国特使如基辛格博士,或美国国务卿甚至美国总统本人来北京直接交谈。”这促成了基辛格的秘密访华和尼克松最终访问中国。

(三)
   尼克松的访华,结束了长达20多年的中美对立, 同时,还改善了以这一对立为基轴的东亚太平洋地区的冷战结构。尼克松调整对华政策,不仅对中美关系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对整个世界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第一,它对中国国际环境的改善起了重要作用。在整个六十年代,中国始终处于与美、苏的对抗之中,美国把中国作为主要敌人。而苏联始终不放弃苏美联合、共同孤立与遏制中国的企图,并成为了中国的主要敌人。此种形势对中国极为不利,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处于孤立之中,在军事上处于被美苏包围之中。
   美国调整对华政策,改变了中国两面受敌的局面。中国的战略地位得到了改善。美国在1972年中美联合公报中承诺将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使之对华军事威胁进一步减少,中国可集中力量对付苏联,增强了抗衡苏联的实力,使得苏联不敢对中国动武,中国更安全了。
   随着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美国也开始改变坚决反对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政策,而实行有条件的支持。这对中国在1971年10月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随着中美关系的改善,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也越来越多,还迫使日本急切地要求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并终于推动两国于1972年9月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此后,中国的对外联系不断扩大和加强,中国进一步走向了世界,中国的国际地位进一步提高,这对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起了很大的作用。
   第二,美国从中得到了巨大的战略利益。尼克松之所以改变20多年来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敌视政策,急于改善同中国的关系,目的极为明确,就是要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国际舞台上,在美国实力相对衰落的情况下,施行现实主义的均势外交,拉住中国,为美国赢得在政治和军事上回旋的空间;就是要利用大国间的相互对立,特别是中苏之间的分裂和对立,在美、中、苏三大国之间施行策略手段,保持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和实现全球的力量平衡,改变美苏战略关系中美国的不利处境。尼克松访华达到了此目的,在中美联合公报中双方联合反对苏联在亚洲的扩张。这就增强了美国抗苏的实力,苏联也只好与美国谈判,缓和关系。这样,在美中关系改善的同时,美国又缓和了同苏联的关系,使美国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全球力量的重新组合中,获得了在中美苏三角关系中主轴的地位。
尼克松政府改善中美关系的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借助中国的影响,结束越南战争。在越南战争中,对越南人民抗美斗争支持最大的国家是中国。要解决越南战争问题,没有中国的合作是不行的。中美关系的改善,有利于尼克松政府结束战争。越南战争的结束,美国摆脱了给美国带来巨大灾难的、严重削弱美国国力的、长达20年的沉重的包袱,使美国能集中力量与苏联争夺霸权。

   尼克松政府的对华政策是顺应历史潮流的壮举,是尼克松均势外交思想的必然产物。70年代中美关系的改善,在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中美反对苏联霸权主义扩张的共同愿望,因而双方能够搁置分歧,着眼大局,使中美关系不断前进。冷战结束以后,中美之间曾经存在的某些共同点消失了,居于次要地位的一些问题上升为主要问题,两国关系的发展面临新的挑战。但是,发展中美之间的友好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有利于世界、特别是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是历史的必然。


跳过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