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案例介绍
  • 案例分析

      

改变历史的一刻钟:中美宣布建交前后始末

 

1979%E9%82%93%E5%B0%8F%E5%B9%B3%E8%AE%BF%E7%BE%8E%E5%92%8C%E4%B8%AD%E7%BE%8E%E5%BB%BA%E4%BA%A4.flv  

     从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到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这两个长期隔绝的大国实现了第一次握手。从中美两国交往大门打开的那一时刻开始,这两个拥有不同的历史、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理念的国度就经历着风风雨雨的磨砺。

球赛转播

       要转播好这场比赛实况的最大难题有二:一是如何介绍美国?“文革”中曾经把中央电台的体育实况转播作为“大毒草”进行批判,由此而停止了转播。

      直到1970年7月恢复转播时,解说却离开了“实况”的现场,大讲对方国家的政治、经济、历史,大讲两国的友好往来,从而体现“突出政治”、“友谊第一”,为了与“技术第一”、“锦标主义”划清界限,到了体育比赛的实况转播不报比分的荒唐地步。可是转播中美乒乓球赛如何介绍对方的政治、经济?不能“骂”,也不能说好话;如何讲友好交往?双方敌对了20多年。

      二是要不要报比分,又如何报比分?中美乒乓球队之间的水平不是差一点半点,而是太悬殊了,一边倒地报比分不又是“锦标主义”、“分数挂帅”了吗?

      周总理多次过问新闻报道和转播之事,4月12日针对转播中的问题指出:“转播词少一些,不要那么多形容词,怎么打就怎么说,不要说什么高超、精湛的球艺……说自己没个完,说人家就那么几句。”总理的指示一下子解放了我们的思想,卸掉了包袱,“怎么打就怎么说”,紧扣现场,一切从实际出发。周总理说:比赛要有胜负,我们都胜不好,要让他们赢一点,还要教会他们。不仅如此,4月13日凌晨,周总理还审阅、修改了这场转播稿的开头部分,并作了批示:“解说词太长了,我已经都给你们改了,不要那么多形容词。”有了总理的指示,那场乒乓球赛转播得很精彩。人们似乎不是在听在看球赛,而是新奇地在看美国人,在看另一个世界。

基辛格秘密访华 播《公告》不温不火

       美国乒乓球队来访才过去3个月,7月15日的下午,中央电台军代表神秘地告诉我:“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助理基辛格来我国访问,明天(16日)将发表一份《公告》,宣布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你先做好播出《公告》的准备。”

     《公告》的播出时间是由中美双方商定的,定于北京时间7月16日上午10点播出。这对我们来说不是广播的好时间,这时候的听众不多,又不作预告,不容易引起注意。这更多地是考虑到美方的要求。北京时间16日上午10点,正是美国15日晚上10点,这无疑是美国广播电视收听和收视率最高的黄金时间。

16日上午10点钟,中央电台准时播出了《公告》:

       周恩来总理和尼克松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于1971年7月9日至11日在北京进行了会谈。获悉,尼克松总统曾表示希望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5月以前的适当时间访问中国。尼克松总统愉快地接受了这一邀请。

      中美两国领导人的会晤,是为了谋求两国关系的正常化,并就双方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

     《公告》中的每个字都经过反复推敲。最大特色是突出了“尼克松总统曾表示希望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然后才是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出邀请的。“你要来,我才邀请”,是特意向世界表明尼克松来访,美国方面是主动的。

      在中央电台播出《公告》的同时,尼克松总统走进了设在洛杉矶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播音室,在当地时间下午7点钟,面对新闻记者和美国观众,发表被他称为“事关国家大局的重要的”简短公告。这消息像一阵飓风迅猛吹遍了美国和西方世界。

      中央电台首播《公告》之后,随之对《公告》的整个播出做出安排。《公告》播出一轮(24小时)7次,不多不少,不冷不热;《公告》重播的排列次序安排在一次新闻节目的中间偏下位置,不高不低;紧挨《公告》的上下,不排列反美的消息和文章,气氛适宜;新闻节目的提要中只用标题《公告》,不摘发内容,不突出哪一方面;中央电台全天节目淡化反美气氛,减少反美内容的文艺节目,也不把反美的内容都剔除干净,不给人以错觉,产生误导。

尼克松出访要建转播站 中国政府坚持主权原则不让步

       美国宪法规定,总统在,权力不能交给任何人,不管他走到什么地方,都要随时办公,同白宫保持密切的联系。

所以,尼克松出访一些国家,在访问期间坐自己的“空军一号”专机,有一套完整的通信设备。我们强调中国是主权国家,凡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来访,在中国境内必须坐中国的飞机、中国的汽车。美方怀疑中国人的能力,我坚持主权原则,不作让步,最后还是由中国提供专机和红旗轿车。

      接待尼克松作了精心安排。那时中国经常举行盛大的迎宾活动,机场举行隆重欢迎仪式,市内尤其是在十里长街举行夹道欢迎。但中美是未建交国家,尼克松的来访不是国事访问,检阅三军仪仗队,但不组织欢迎群众,不献花,也不通知各国驻华使节。尼克松车队经过的沿途,北京街道和天安门广场,既不组织群众欢迎,又不能无人,为此有意做了安排。

      美国总统的出访总伴随着强大的舆论,每天举行新闻吹风会,要通过卫星传递广播电视节目,并随时进行广播电视的现场转播。这在当时,对我们都是新鲜事儿。

      美国总统事先特意安排在美国听众和观众最多的黄金时间播放总统访问的消息,现场转播总统的活动。为此,美国的广播电视技术人员提前几个月来到北京、上海,建立卫星地面转播站。对此,我们是积极支持的。但同时又坚持不能在中国的土地上建立美国的转播站。

      经谈判达成协议:地面转播站由中国建,把美国的设备买下来;美国租用这个转播站,建站和租站所付的费用大致相抵。不仅如此,美国运来的大型电视转播车也必须交给中国的司机驾驶。对此,美国人大为恼火,扬言中国司机驾驶不了,中国司机当场登车表演,他们无言以对。

      坚持主权,成了以后中美关系宣传报道中的一项重要原则。

冷静报道《公报》反应 涉美宣传发生微妙变化

      1972年2月17日,尼克松总统离开白宫,启程来中国访问,美方发了消息。但美国是未建交国家,我们对尼克松的访问事先不作预告。

       第二天,毛主席催问:尼克松起程这么久了,消息为什么不发?新华社赶写了消息送周恩来总理审批。消息原稿中说:“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尼克松和他的夫人2月17日乘飞机离开美国首都华盛顿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访问。”周总理审稿时,在“来”字之前加了一个“前”字。周总理说:“有‘前’字,广播念起来顺口。”

      2月19日,中央电台播出了这条消息,共播出7次。

      1972年2月21日11点30分,尼克松总统乘坐的“空军一号”降落在北京机场,周恩来总理等前往迎接。尼克松走下旋梯,向周总理伸出手。周总理说,您的手伸过世界上最辽阔的海洋来与我握手。尼克松说,一个时代过去了,另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中央电台在中午12点抢先播出了尼克松到达的简讯,随后播出了详细报道。

      在尼克松总统到达不久,毛泽东主席立即会见。毛主席很有兴致地谈形势谈哲学,由原来预定的20分钟延长到70分钟。中央电台、北京电视台和《人民日报》等都在最显著的位置迅速作了报道。据当时拍片的北京电视台李华回忆说:“平常主席会见外宾的片子只拍3分钟,可这段片子我破例拍了7分钟。还为美国三大电视网提供了图像。”

      在尼克松总统访华期间,中央电台及时播出了欢迎宴会、周总理与尼克松总统的多次会谈、尼克松总统及夫人的参观、观看《红色娘子军》等活动的报道。应该说,报道量并不大,严格掌握每条消息,也没有气氛的渲染,但却一直处在紧张状态中。

       尼克松在北京期间,按照日程安排24日去游长城和定陵,正赶上连续下大雪,为保证一路安全,按照周总理的指示,从钓鱼台到八达岭80多公里的路途上,几十万群众连夜奋战铲冰扫雪。美国媒体十分惊诧,纷纷赞扬中国人民高度的组织性。登上长城的尼克松不禁感叹,这是他终生难忘的时刻。但在游览定陵时,冰天雪地的,一些儿童穿着毛衣,不合时宜地在那里游戏、打扑克,表现出刻意安排的痕迹,周总理对此向尼克松表示歉意。后来,基辛格在回忆录里,非常赞赏周总理当时的坦诚和直率。

       后来的报道随着会谈的升温而升温。2月27日在上海签署了《中美联合公报》,我方提出要美国与台湾断交、废约和撤军“三原则”上都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开创了中美关系的新纪元。

      《公报》的发表给过去传统的“反美”宣传带来了政策和策略上的变化,讲“美国”、“美国政府”多了,而讲“美帝”少了,点尼克松的名字更少了。对“美帝国主义立即从台湾滚出去”等提法作了相应的变化,《公报》发表后全球战略的提法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由过去的“美苏两个霸权主义国家”的提法改为“苏美两个霸权主义国家”。

转播“宣布中美建交” 前后不到15分钟

      1978年12月16日10时(北京时间),中美双方同时宣布自1979年1月1日起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

事前,15日晚,广播局局长张香山召集会议说,明天上午10点有重要广播,宣布中美建交,并由华国锋总理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中央电台要准时播出,内容事先要绝对保密。

       出于保密,15日明确不作预告。16日上午8点55分,又匆匆决定发预告,9点中央电台赶发了“今天上午10点钟有重要广播,请注意收听”的预告。事后得知,原先中美商定都不作预告,后来听到美国的电台已播出“有重要政策声明”,我们也决定发预告。

       在人民大会堂宣布中美建交公报时,中央电台作了现场转播,前后不到15分钟,是中央电台历史上时间最短的现场转播。随后又由播音员夏青、林茹分别播出了中美建交公报和中国政府的声明,共6分50秒。中央电视台同时播出,《人民日报》赶发了号外。公报中明确宣布:“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宣布建交公报后,华国锋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招待会回答了中美关系问题。中央电台曾经提出转播招待会实况,但出于稳妥、安全,没有同意转播,中央电台于12点30分播出了录音实况,落在了外国记者报道之后。

      中美建交是双方战略利益需要的结果,机密性很高,但为什么会在1979年1月1日建交之日前公布建交信息?事后得知,一是担心泄密,当时美国舆论已有风声;二是赶在22日美国国务卿万斯与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会谈之前,制造舆论;三是美国看准了中国的市场,急于与中国做生意。

      中美建交后不久,1979年1月28日,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中央电台及时作了报道,对中美关系的宣传又一次掀起高潮。

clip_image001.jpgclip_image002.jpgclip_image003.jpg


 

1978年12月16日上午,北京市人民争阅《人民日报》关于中美即将建交的“号外”。

 

      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达30年之久的不正常状态。这是在美国政府接受中方提出的“断交、废约和撤军”建交三原则情况下取得的成果。 是两国关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由此揭开了两国关系的新篇章,对国际形势和世界格局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40年来,在两国几代领导人和各界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取得了历史性发展,双方在广泛领域的交流合作卓有成效,两国人民的了解和友谊与日俱增,中美关系的战略意义和全球影响更加突出。事实证明,中美建立和发展正常的国家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顺应了时代潮流,不仅给两国人民带来巨大福祉,也为亚洲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中美建交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随后几年间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纷纷与中国建交,而就在几年前还少有人会相信社会主义的中国会与“腐朽的帝国主义者们”共谋发展。

 

中美建交的原因

 

       中国劳动人民推翻地主和资本家的政府,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迄今已有三十年。在此期间,新中国始终得不到北美合众国的承认,一贯为它所敌视。美国一直承认被中国人民所唾弃的蒋介石父子政权,并且千方百计加以保护,使它继续反对和破坏中国革命。

       可是现在它改变了态度。它宣布作废弃与台湾蒋政权订立的防卫协议,撤销对“中华民国”的承认,决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邦交。对于这个转变,我们应有怎样的看法?美国—―当今世界上一切革命运动的头号敌人—―终于在历史事实面前低头,终于不得不承认它深恶痛绝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终于至少在表面上停止敌视中国革命,这当然值得欢迎。无论从美国人民的利益来说,或者从中国人民的利益以及从世界人民的利益来说,都是一件值得欢迎的事。除了以台湾蒋政权为代表的少数中外极端反动派之外,我们相信不会再有人坚持相反态度了。因为这是中国与全世界每一个劳动人民所应采取的起码态度。革命的社会主义者自然也应采取这个态度;但我们不能仅仅以此为限。

       我们于欢迎之外,却还要更进一步,还要从革命立场出发,特别要从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利益出发,研究为甚么中美在此时建交。到底是甚么 因素使美国改变了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顽固立场?从国际与中美二国的国内情形来研究,因素是复杂而多样的。不过现在我们不想全面讨论这个问题。作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我们首先关心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新中国近年来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才促成美国的此项改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年中共论客曾经以此形容中苏关系的恶化过程。同样,倒转过来,它也可用以形容中美关系的解冻过程。多少年来中国对苏关系的逐渐趋寒,与对美关系的逐渐趋暖,恰好成为比例。当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倡言对苏“一面倒”。等到发见所遇非人,凶终隙末之余,中共跟着便强调“自力更生”。可是经济的无情规律给毛泽东证明出一国之内确实无法更生出社会主义来。在闭门建设的过程中,他遭到了愈来愈大的困难,遇见了愈来愈多的危机,终于他又不得不另想办法:要转向西方世界,特别要转向其中最为富强的美国去找出路了。这时候,恰好美国正在越南泥足深陷,苦思“光荣拔足”之策,颇想中共能助它一臂之力。双方有意,适逢其会,这便儫成了尼克逊的访华发表了上海公报,完成了中美关系的初步解冻。当时之所以未能急转直下于短期内做到全面复交者,表面原因固然是台湾问题上未能取得全盘协议,可是更加重要的,却由于中共当时的政策在美国人眼中看来,无论军事、政治或经济方面,都还不够满意:于世界“两霸”之间,中国并不曾坚决地有所轩轾。在经济上,中国市场对美开放的可能还不很大,前景不甚美妙。此时美国若正式与北京建交,权衡因此而可能失去的台蒋“友谊”,似乎还得不偿失。自从那个时候起,即从1972年之初到现在,中共方面发生了甚么能使美国感到满意的重大变化呢?择其扼要者而言,有如下二项。

第一,毛泽东于1974年2月提出了所谓“三个世界论”。这个理论的主要目的,是向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表示,“社会帝国主义”是中共的头号敌人,为要反对这个敌人,中共准备和任何国家与任何势力接近。1976年9月毛氏逝世,一个月后“四人帮”倒台,中共新当权者又把这个理论大加发挥。在1977年11月抛出了那篇纲领式长文:《毛主席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重大贡献》。从此以后,他们便在理论与行动上积极推进一个全世界的“反霸统一战线”,并且公然声明美国应该包括在这个统一战线之内。   

第二,“四个现代化”口号的提出与强调。这个纲领,原本与三个世界论一样,也是在毛泽东主政时候就提出的。早在1964年举行的三届人大上就提出这个口号。在1975年五届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周恩来更着重而具体地提出了它。不过自从随“四人帮”失败之后,这个纲领被中共的新当权派赋与了大不相同的意义。他们放胆扩大了规模,放手改变了办法,取消了为实现此口号而设置的很多限制。特别在对外关系上,在利用外援问题上,在利用外援时准备付出的。

       这样巨大的两项政策转变,毋须说,十分投合美国统治者的心意。他们对此转变的反应,当然也是可想而知的。既然北京自愿送上门来,为甚么不玩一玩这张“中国王牌」,藉以在军事政治上对抗莫斯科?为甚么不利用北京的帮助来消灭各洲各地已起和将起的革命运动?美国目前正陷进了经济危机与财政恐慌,入超巨大,美元倾泻,面对着日益开放的中国市场,为甚么不投身进去,以谋解决恐慌?为甚么要让日、法、德、英诸国独占其利?在这样的大利之前,华尔街的大亨们当然不会再看重台蒋的 “友谊”,更不屑一顾他们的反对叫嚣了。 因此,事情非常清楚,中美所以会在此时建交,主要原因是中国当局执行了日益积极坚定的反苏政策,采取了对资本主义国家一面倒的政、经路线。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美建交,全世界的革命者,特别是中国的革命社会主义者,自必须郑重表示对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前途的忧虑和关切。

 

中美建交意义

 

中美建交的影响及意义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①结束了长期的对峙,开始了两国关系的新阶段。

②提高了两国的战略地位,改变了国际战略格局,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有重大的意义。

③有利于两国的经济、贸易、科技、文化、金融等各方面的交流与发展。

④中国处于美苏之间的关键性制衡地位,使中国战略地位空前提高。


跳过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