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元导学
  • 视频讲解
  • 知识自学
  • 案例分析
  • 单元总结
  • 单元自测

 
西欧封建制度的形成
 
3.2.flv

  一、形成西欧封建制度的诸因素

  西欧封建制度的形成,其基础来自三个方面:①古希腊、罗马的遗产,②基督教的传统,③日耳曼人的社会模式.换句话说,西欧封建制度是由罗马封建因素,日耳曼因素,通过基督教会对二者的不断结合而形成的。

 
  ⒈罗马封建因素


  随着罗马帝国对外扩张的中止,帝国的经济在公元三世纪已发生严重危机:人口锐减,城市败落,一些大土地所有者便退居乡村,建立了以隶农为主要生产者的、实行租佃分散经营的田庄制,形成自然经济,政治上则形成独立王国.如此在公元三世纪,罗马帝国的奴隶制商品经济已经过渡到隶农制自然经济.另外,罗马很早以来就存在一种保护关系,一些人因败落而寻求富有的庇护人的保护,成为他们保护下的平民或附庸,帝国衰落后,这种保护关系更为扩大,成为日后西欧封建制度的起源之一。


  ⒉基督教会


  与经济的变化相适应,人们的思想意识也发生变化,原来的罗马古典文化开始让位于普通人民群众的大众文化,这就是基督教文化.在危机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从崇奉奥林匹斯诸神:朱庇特,宙斯,阿波罗,转奉能解脱个人罪恶,能使个人得到拯救的基督教.因为前者虽然气势磅礴,给人力量,但却不能给人安慰;人是伟大的,但人不能总是显示伟大,人还需要安慰,尤其是在危机时代,人们需要一种神秘主义的哲学体系.在公元三世纪的罗马帝国,这就是新柏拉图主义.经过百般曲折,四世纪以后罗马终于成为基督教国家,教会组织普遍建立,受罗马制度的影响,教会的法律、制度,组织结构都建立起来.正是基督教会,在日益加深的混乱状态中起到了维护秩序的稳定性作用,并且成为日后教化日耳曼蛮族,把罗马古典文化和日耳曼文化结合起来的承担者。

321.jpg

   另外,教会所建立的修道院制度,也对中世纪早期的西欧社会产生重大影响。修士最初一般都是西欧最优秀的农民,他们开垦荒地,排干沼泽,改良土壤,推广三圃制,对恢复和发展西欧农业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还保存了罗马人的一些建筑技能,发展了木刻、金属制造,纺织、玻璃、酿酒等工艺。
  

     ⒊日耳曼因素


  日耳曼人刚从原始社会走出,为陷如绝境的西欧社会带来了活力和生机。
  与罗马法律相比,耳耳曼法律是习惯法,粗犷、迷信、采用神裁法,但对日后西欧封建政治仍有重大影响.日耳曼法律产生于人类古老的习俗,而不是统治者的意志,所以法律超越王权,没有一个国王可绝对专制,这种王权有限制度是中世纪西欧政治发展的一个特点.所以有人说,民主起源于日耳曼丛林之中。
  日耳曼人的亲兵队制度,建立了首领和亲兵相互间契约关系的观念,直接促进了西欧封建制度的形成。
  日耳曼人还带来了农村公社制度(其特点之一是自治),它对西欧城市的形成、行会制度、以至于议会制度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日耳曼因素对西欧社会影响之大,以至于全球通史的作者认为:正是日耳曼人的到来,毁灭了西欧的古典文明,从而为西欧新文明的开端,扫清了道路.在中国,在印度,昔日的文明传统一直没有中断,并得以保存,但这仅是旧生命的延续.而西方,在罗马帝国灭亡以后,却出现了一个新的开端。他并且认为,这是西方历史的独特性之所在。
  西方史学界在西欧封建制度形成问题上主要分为两派,日耳曼派和罗马派,以后又形成综合派。
  

二、西欧封建制度的形成过程


  西欧封建制度的形成,具有两条相辅相成的线索,一是封主封臣制和封土制的形成和变化过程,一是自由农民的农奴化过程,我们把这两个过程称之为封建化过程。


  ⒈西欧封建化过程的起点——萨利克法典

  法兰克人五世纪时分为两支,一支迁莱茵河中游,称河滨一里普阿尔人,一支进入北高卢,称海滨一萨利克人,即克洛维为王的那一支。

322.jpg

   萨利克法典是萨利克人的习惯法汇编,形成于六世纪初, 511 年前后.它反映了五、六世纪法兰克人在进入高卢以后的社会生活状况,既包含了日耳曼人的社会因素,也反映了一些高卢一罗马人的社会因素.西欧社会的封建化过程,就以此为出发点。
  克洛维进入高卢后,把所占领的无人居住的土地交给法兰克人的农村公社,他自己占有罗马皇室的土地,并把一部分赏赐给贵族和亲兵,形成日耳曼大土地所有制,对高卢一罗马地主和教会的大地产,则很少侵犯.所以法典反映的土地所有制就有三种:农村公社土地所有制,王室土地所有制,贵族地主土地所有制。
  一般认为,农村公社是从氏族公社发展而来的自由农民的社会组织,特点是土地公有私耕,行政自治.但也有人认为,它是在中世纪地主庄园内重新形成的。
  

⒉自由农民的农奴化

  最初,法兰克自由农民都是公社成员,有权利和义务参加战争,分取占利品,使用公社土地,参加社员大会.到六世纪下半叶,国王希尔伯利克( 561 ~ 584 年)颁布一道修改萨利克法典的敕令,规定死者如无子嗣,土地由其女儿继承,而不再交还公社.这样,公社的耕地逐渐变为可以买卖的自主地.这时的公社称作马尔克.公社农民内部的经济分化加剧。
  但是,法兰克农民农奴化的主要原由,并不是经济分化的结果,因为当时系自然经济,经济分化缓慢,而主要是外部暴力所造成。外部暴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教俗贵族地主利用特权强力兼并公社农民的自主地,失去土地的农民被迫投靠大地主,逐渐变成农奴.二是 6 ~ 10 世纪战争兵役频繁,对外扩张,外族入侵,社会不安定,豪强官吏勒索,这一切使自由农民无法进行正常的农业生产;另一方面,军事制度也有变化,从原来的步兵或轻装骑兵发展成为重装骑兵,战斗力加强,但费用开支也大大增加.据估计,当时四家小农方能装备一名骑兵.这种状况,使许多农民干脆就近寻找一教俗贵族保护,把土地交给贵族而由自己耕种,只向此贵族一人纳税服役,既避免了官府沉重的军役、捐税,也避免了他人的勒索和盗匪的抢劫,此称为“委身式”,也叫“投托”.久之,这些农民就变成了农奴.他们在法国被称为“维兰”。
  在法国,还有一些农奴称为“塞尔夫”( serf ) , 他们大多是奴隶的子孙,地位比维兰更低.维兰实际是永久性佃农,份地世袭,劳役有一定传统标准。塞尔夫则由主人任意剥削,并可随土地一并买卖.一般来说,维兰比自由农、佃农的境遇往往要好。
  八世纪前半期查理·马特采邑制改革以后,法兰克农民农奴化进程加速。
  847 年,西法兰克国王秃头查理的墨尔森法令规定,“任何自由人都必须选择一主人,或是国王,或是国王的臣属”。
  自由农民的农奴化过程一直延续到 11 世纪。
  

⒊封主封臣制与封土制的形成与发展


  第一阶段:墨洛温王朝时期,六、七世纪,国王采取赐地封土的办法给其官员,封地与公职相联系,这种土地分封是无条件的,久而久之,大贵族势力上升,国王军事经济实力削弱。
  第二阶段:到八世纪查理·马特任宫相时,进行采邑制改革,将封地与附庸制度结合起来,从而向西欧封建制度迈出了极其重要的一步。采邑制改革的另一契机是军事制度发生变化。西欧在与阿拉伯人的接触中,学会了使用马蹬,马蹬的出现,使骑兵从轻装发展为重装,铠甲及贵族族徽都随之出现。更重要的,是由此需要专职作战的骑士,普通法兰克农民既难以负担,也无此技艺,而骑士则需要土地和农民来养活。这样,马蹬→军制改革→社会制度(采邑制)改革。
中国明末时传教士铸造的西洋火炮为何不能引起中国社会制度的变革?顾准这样提出了问题。 
  马特没收了叛乱贵族和教会的大量地产,分封给他的附庸骑士。受封者,即封臣则以服骑兵役为条件,并向封主宣誓效忠,这种军事封地称为采邑.受封者若不能履行封臣的职责,封主有权收回采邑.这种权利和义务是双方的,是一种契约关系,封主也要保护封臣,不能欺侮他的妻女,若违反,封臣也可另找封主.西欧封建制度的特征就是它的相互性,在封建制度下,没有人是权力无限的统治者。若上面对下面的权力是绝对的,不可反抗的,那就不是西欧封建制度,而是绝对君主制了.这与我们通常所理解的中国封建制度的概念大不相同。
  查理·马特的采邑制改革,到加洛林王朝的矮子丕平和查理曼时继续实行,因为即使查理曼当时也无足够财力搞职业军队。而各级领主,也有自己的附庸骑士,形成层层分封。打仗时,这些附庸的附庸在王室军队中参加其直接领主指挥的军队,并且只是单线联系,形成“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采邑制的广泛推行,导致以下后果:①加速了封建化进程,大小封建主竟相争夺劳动力,把自由农民变成农奴;②巩固了中小封建主的地位,奠定了骑士制度的基础,排除了农民当兵的权利;③形成了金字塔式的、依次互为主从的封建等级制度。
  每一骑士都靠自己采邑的农民的赋税和劳役生活,这一骑士对自己的采邑拥有行政、司法、税收等管理权.国王有时还把一些豁免权赐给一些大领主和教会贵族,豁免权也叫特恩权,指这些领主的领地可不受国王代理人或官员管辖.这样一来,就使采邑领地具有独立王国的趋势。
  第三阶段:采邑原本是终身的,封臣死亡,采邑交还封主,不得世袭.封臣的继承者若要继续从前的关系,要重搞受封仪式.到九世纪,采邑逐渐变成了世袭领地. 877 年西法兰克的秃头查理颁布克尔西敕令,承认采邑和特权世袭。
  查理曼死后,王权的分散,无休止的内战,外族的入侵,使原本有序的金字塔式的等级统治走向混乱.原来的封疆大吏一一伯爵,以自己的附庸为后盾,从王室官员演变为独立的地方王公。从本质上说,政治分裂是封建制度最正常、最普遍的社会状态。对王权而言,封建制度的兴盛正是王权的阴暗时代。


  三、西欧封建制度确立的标志


  国内史学界一般认为,西欧封建制度确立的时间是九、十世纪,主要根据是 877 年的克尔西敕令。
  确立的标志:封臣制(附庸制)与封土制(采邑制)相结合,土地所有权与政治统治权相结合,大贵族在其世袭领地内具有独立的政治经济权力,而王权衰落. 但注意,并不是西欧所有的农民都变成了农奴,也并非西欧所有地方都形成了封建制度;这里只是说,封建制度和农奴制从此在西欧占据了主导地位,并以法国最为典型。

  
       国家并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封建国家是一种古典国家政权形态,其主要特征是从国王到大贵族,从小贵族到骑士,以服军役为主要条件,将土地连同其行政司法权,依据效忠仪式和双边契约的方式层层分封。那么,到底还有哪些其他的国家历史形态呢?本节将对此作详细的介绍。
 
 



第三章 第二讲 国家的历史形态
%E7%AC%AC%E5%8D%81%E4%BA%8C%E8%AE%B2--%E5%9B%BD%E5%AE%B6%E7%9A%84%E5%8E%86%E5%8F%B2%E5%BD%A2%E6%80%81.f4v
PPT下载       手机课件下载

 

(一)国家的社会形态


  国家并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在不同的历史长时段中,国家也呈现出不同的历史形态,在过去的政治学研究中,我们往往是根据社会形态来划分国家的历史形态,即根据社会经济结构性质将国家划分为奴隶制国家、封建制国家、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

323.jpg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在
中国建立集权的封建制国家

奴隶制国家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国家的社会形态。据考古发现,公元前很早在中国黄河领域、南亚的印度河领域、西亚的两河领域、北非的埃及,都曾存在奴隶制国家。欧洲最早的奴隶制国家是大约公元前8世纪建立的希腊城邦国家。奴隶制国家的本质是奴隶主阶级专政,其目的在于维护奴隶主阶级在社会经济结构中对奴隶阶级和自由民阶层的支配地位。奴隶主无论是在社会经济结构中还是在政治结构中都占据了统治地位。奴隶被剥夺了公民资格,无法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只有奴隶主和具有一定财产权的自由民才能获得从政的机会。奴隶主阶级利用所掌握的国家政权,镇压那些形成自我意识的奴隶的反抗,从而巩固奴隶主阶级对奴隶阶级的支配地位。奴隶制国家完全是建立在剥削大量奴隶劳动基础上的,正是基于奴隶的劳动,奴隶主阶级才能从体力劳动中摆脱出来,获得了从事政治生活的“闲暇”,并在其中发展自我。而奴隶则只能停留在私人领域的家政管理中,处于沉静无言的状态,不能进入公共领域充分地展现和表达自我,甚至丧失了自我认同。
封建制国家的本质是封建地主阶级专政。到建社会的经济结构中两大对立阶级是地主阶级和农奴或佃农阶级,同时也存在一定数量的自耕农。封建制国家的国家权力与土地所有权是合一的,土地的所有者同时就是领地上的统治者。君主将土地分封给诸侯,诸侯又把土地分赐给归属于自己的家臣,如此自上而下类推形成金字塔式的封建等级。不同的等级其土地占有数量不同,所分享的政治和经济特权以及所承担的义务也有所不同。在封建社会中,社会成员的等级身份是固定不变的,而这种分封制度也只达到最下层的地主,地主对于农奴和领地的农民则是以庄园法来统治的,后者基本上丧失了参与政治的可能。
  官僚制国家是封建制国家向资本主义国家转变的过渡阶段。对于不同政治文明而言,这一过渡的历史时段长短不一。欧洲在近代早期所形成的绝对主义国家,就呈现官僚制国家的特征,中国自秦统一六国后形成的中央集权官僚制国家则绵延近两千年。官僚制国家由于实行土地自由买卖制度或是保护自由商业活动的政策,其社会经济结构具有一定的开放性和流动性,阶级关系并不是绝对固定的,故无法形成大规模的阶级对立。在这种条件下,处于国家政权和民间社会之间的官僚阶层则成为主要的特权阶层。掌握政治权力的官僚阶层与民间的经济力量相结合,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占据了支配地位,享有某种特权地位。官民对立取代阶级对立成为社会的主要矛盾。
  资本主义国家是现代国家形态。资本主义国家建立在封建制国家解体、绝对主义国家兴起的基础上。资产阶级借助开明君主专制制度向政权渗透,最初是为了维护自身权益,与土地贵族相抗衡。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产阶级逐渐与贵族力量结盟,共同压制无产阶级的反抗。与奴隶制和封建制国家相比,资本主义国家不再实行统治阶级直接掌权、直接出任政府最高官员的做法,而试图通过民主的方式寻求代理人,以间接的方式控制国家政权。一方面资本主义国家以宪政的方式保护私人财产权,维护资产阶级在经济上既有的支配地位。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国家通过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瓦解无产者的自我认同,使之无法上升为统治阶级。两种方式的结合不断强化了资本主义既有经济结构和政治秩序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资产阶级统治愈趋有机化。
社会主义国家是对资本主义国家的否定,是人类最后也是最高的国家形态。社会主义国家的本质是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国家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实现了多数人的统治。社会主义社会打破了既有的带有剥削性质的经济结构,代之以生产资料公有制,广大无产阶级群众掌握了经济权力,进而以人民民主的方式掌握了国家政权。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享有参与管理的广泛权利。  

(二)古典国家形态


  国家的历史形态除了依据国家的阶级本质作社会形态意义上的划分外,还可以从国家形态本身来加以划分。从国家形态本身来看,近代民族国家的兴起是国家历史形态的分水岭,依此可把国家的历史形态划分为古典国家形态和现代国家形态。
  从早期国家形态发展而来的传统国家形态,按照其源流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1、城邦国家


  大约公元前8世纪古希腊建立了城邦国家。在古希腊城邦中,国家与社会是二元分化的。作为私人领域的“家庭”是古希腊最小的生产单位。人们的物质生活需求主要是在家庭中得到满足的,但是家庭生活的意义也仅限于此。在家庭生活中所发生的只是人对物的家政管理,这是一种暴力关系,而不是人与人之间所形成的权力关系,包括对奴隶的管制也是一样,奴隶并不被当作真正的人来看待。在古希腊人的眼光中,人与人之间就其价值和尊严而言是平等的,因此人是不能被他人管理的,而只能由城邦所共同信奉的神来管理。
  在城邦中,具有一定财产权的男青年成年后就具备了公民资格,有权利走出“家庭”,步人集市广场,也就是进人城邦公共领域,过一种政治生活了。古希腊城邦政治生活是敞开的,凡具备公民资格的人都可以参加。参与公共生活纯粹是一种义务,不领取任何报酬。在古希腊城邦的观念中,以工作换取报酬的人都是奴隶,故奴隶即便拥有财富也不能拥有作为公民权利的财产权。对于城邦公民来说,在生活的某个适当时候参与所有的城邦事务,是个体对城邦和对自己应尽的义务,因为这样他才能配得上“人”这个称号。政治生活不仅是一种义务,本身也是一种乐趣,而绝非负担。古希腊城邦政治的基础乃在于“闲暇”,闲暇意味着从繁重的必需性负担中的摆脱、参与政治是享受“闲暇”所带来的乐趣。
  古希腊政治生活主要体现于在集市广场聚会,公开讨论城邦公共事务在公民集会中每个公民都有均等的发言机会。但是参与集会每每有数千人,而发言者主要是研习过讲演技艺的贵族。据考古学研究,古希腊城邦中的广场同时可能也是公共祭坛,而公民的广场集会同时也是祭祀城邦共同神的活动,而城邦公民也就是有资格参与祭祀城邦共同神的人,通过这种祭祀活动,公民确证了自身的公民身份,并且分享了神的眷顾。
  在古希腊城邦中,由所有公民参与的公民集会是唯一的立法机构,一切政令和法律均出于此,它也控制了城邦的行政和司法。雅典的公民大会每年定期召开40次,会场设在广场、市场或剧场上。斯巴达公民大会每月召开一次,会场设在旷野,以吸引众人的注意。至于城邦公职的产生,一般有两种方法。一是直接选举,二是抓阄抽签。轮流执政是城邦公职分配的主要原则之一,这不仅是为了保证民主的实现,也因为担任公职本身对于古希腊人而言是一种政治义务。轮流执政的前提是公职履行本身要相对简单,所有公民都有能力承担,这也正好与古希腊人崇尚智慧而鄙弃技术专家的观念相适应,因为政治一旦专业化,就会排斥大众参与。故城邦事务都是由业余人士担任,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军事防御、事关城邦整体利益,但需要具有专业才能的公民来担当此责任。
  城邦的政治活动主要依赖于说服,而不是暴力,因为暴力是私人领域的现象。公民集的演讲、讨论,都是以说服的方式,古希腊人认为这是一种理性的力量。甚至行刑也尽量避免使用暴力,如苏格拉底被准许服毒自尽。但是这种权力运作方式也有其弊端,使得城邦公共生活有可能被少数蛊惑人心的政客所操纵,并且在受蛊惑的民众推波助澜下形成民主的多数的暴政。
  可见,古希腊人的价值实现是在城邦公共生活中完成的,只有通过参与政治生活,人才能体现出超越于动物性的人性。是故城邦国家的根本特征在于城邦与个人的紧密结合,公民个人不能脱离城邦而存在,因为只有认同城邦共同体,尊奉城邦共同的神,他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因此苏格拉底宁死也不愿意违背城邦的法律。对于古希腊人来说,最大的惩罚不是被处死,而是被剥夺公民身份,在雅典,对那些给民主政体构成威胁的人所施予的惩罚,就是“陶片放逐法”,即通过抓阉的方式将其驱逐出城邦。
  

      2、权威国家


  古罗马国家形态的中心观念是权威。古罗马的权威观念主要是祖先崇拜,罗马的创建者罗穆勒斯是罗马人共同的祖先,而在罗马建国时所奠定的一切都成为后来者的样板或其合法性的源泉。对于整个庞大的罗马帝国而言,罗马城是它的权威所在,不管帝国的疆域如何不断地扩展,新加入成员的成分是如何混杂,但是作为权威中心的罗马城始终是一成不变的。对于罗马城邦而言,权威储存在元老院中,因为元老院是最接近祖先的一个团体。是故元老院在罗马政体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元老院所拥有的是权威和罗马公民对这种权威的尊重,而不是一般意义的政治权力,故他们的作用不在于直接发布命令,而在于赋于这些命令合法性。
  权威国家的特征在于其权威是亘古不变的,而其权力体制则永远是未定型的,处于不断成长之中,这一方面使得罗马社会充满了冲突,另一方面则为罗马国家的扩展提供了空间,而罗马国家的扩展都是在权威的指引一下,出于解决冲突的需要而实现的。在与部族上的冲突中,罗马人最终驱逐了王,而以两名执政官取代了国王,共同执掌最高权力,他们都受到元老院权威的制约。罗马城邦同时又设置一名称为“教王”的宗教官员,保留了王权的退化形式。在罗马城邦中,平民可以获得一定的参政机会,但是这也导致了平民和执政官之间剧烈的冲突,以至于平民们集体出走,在一座山上结庐而居。为了解决这一矛盾,罗马人通过协商的方式增设了保民官的职位。这样,就形成了古罗马揉合君主制、贵族制和平民制的共和政体,同时也奠定了以制度化的方式和平解决冲突的政治传统。
  权威国家的这一特征也体现在罗马帝国的国家结构上。罗马的权威国家在国家结构上没有定制,从而具有扩张的可能性。罗马以本土城邦为源,通过军事征服不断地扩张,最终从一座孤城发展为一个大帝国。为了保持罗马权威国家的这种扩展空间,帝国起初只是一个松散的体系,罗马的征服地仍然保持其体制和风俗,只要解除武装,缴纳税款,就让罗马人很心满意足了。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罗马人太留恋自己的城邦,他们共同的祖先和权威根源都在那儿,因此没有人愿意被调到城邦之外任职,以至于罗马人几乎不可能直接管理征服地。这种情况一直维持至公元前146年,那一年罗马在广大征服地建立了行省,并任命了罗马总督,为了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出任,便由元老院以一纸“行省特许状”赋予其广泛的强制权限,这些人的权力实际上失去了制约,而这就为后来罗马帝国的解体埋下了伏笔。
  

       3、封建国家

  在罗马帝国统治的数百年间,来自各地的移民不断涌人,他们起初被罗马政体所接纳,后来又破坏和瓦解了罗马政体。他们在乡村建立了自已的领地,每块领地上都立了一个国王,国王周围是一批有权有势的贵族,这就为后来的封建制度奠定了基础。
  与早期城邦国家形态相比,封建国家形态是那种将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紧密结合的国家形态,公共权力无论是其产生还是运用,都取决于私人利益的诉求。因此,封建时代的政治精神完全堕落了。在小国林立的状态下,政治只是围绕小型的、原始的和游动的朝廷而进行,这些小国的国王和贵族们除了争权夺利什么都不做,这使得欧洲长年处于战乱之中。一方面,国王为了争权夺利,想尽办法笼络人心,一般的做法就是将土地赏赐给效忠于自己的权势人物,而以缴纳税款和服军役为交换,这导致由人身托庇和土地财产赏赐发展而来的领主权不断扩大。另一方面,由于所有的精力都消耗在内争外战中,王权已经逐渐丧失了对其臣民的保护能力,或者说根本无暇顾及此事,不得不承认领主权的世袭权利以及领主在其所属领地的司法、征兵和征税权,使之寻求自保,在这种条件下,便形成了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制度。
  封建国家形态的主要特征是从国王到大贵族,从小贵族到骑士,以服军役为主要条件,将土地连同其行政司法权,依据效忠仪式和双边契约的方式层层分封。封君有保护、帮助和尊重封臣的人身、家庭和财产的义务,同时具有对封臣的继承、监护、婚姻的干预权。封臣对封君要效忠和服从,按规定服兵役和缴纳“帮助金”。这就形成了欧洲中世纪以领主-附庸关系为主导的封建国家形态。领主-附庸关系是一种互惠的契约关系,尽管存在一定的不平等性质,但是附庸具有一定的自主性,一方面,领主若是没有尽到保护责任或侵犯附庸的权利,附庸在原则上可以拒绝履行义务直至解除封建关系;另一方面,由于存在“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的原则,附庸相对于隔一层的领主而言是独立的,加上附庸可以同时是几个领主的附庸,这种错综复杂的分封导致附庸在领主侵权时诉诸更强有力的领主的可能。这样,领主与附庸之间实际上形成了相互制约关系。这对于后来西方社会法治观念和契约观念的形成都具有重要的影响。
  封建国家是一种松散的结构,而始终无法形成真正意义的中央集权。由于王权相争和宫廷生活的奢侈糜烂,王权的维系在财政和军事上都依赖于封臣的税收和赋役,而不得不赋予后者较大的自主权,并且只有利用封臣之间的斗争才能维持王权的稳定。王室法只能是部分有效,王权更多是采取颁布特许状的形式来管辖封地上的领主,而这种统治体制更多的是一种权威统治而非权力的运作了。

  4、专制国家


  在欧洲之外所形成的国家形态大多是专制国家,尤以中国为典型。中国的专制国家形态具有四大特征。第一是建立了中央集权制度。秦统一之后中国便取消了分封制度,代之以中央集权的地方制度,地方政权受中央政权宰制,中央政府委派地方官员管辖地方事务,从而形成金字塔式国家权力结构。第二是确立了绝对君主的专制统治。国家权力归君主私人所有,并通过世袭制来维持。君主权力具有至高无上的绝对性,成为一切政治权力的权威源泉,国家的政令和法律均出于他。国家形态的权威结构是家国同构的,即国家权威来自于血缘宗法关系,在意识形态上尤为强调祖先崇拜和传统礼制。第三是形成了严密而庞大的官僚机构。君主的绝对权力实质上是一种抽象主权,它不能单独发挥作用,故君主专制统治往往都依赖于官僚体系的运作,由后者执行和贯彻君主的意志,协助君主管理社会公共事务。据考古学研究,东方国家的官僚阶层可能是原生的,而非君权所派生的,理由是东方社会的集体农耕方式要求行政官僚的超经济强制力量来进行公共管理。第四是公共领域完全覆盖私人领域。由于君主是“家天下”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土地、人口等都归君主所有,个人只有占有权和使用权。因此不存在严格意义的私人领域,国家权力覆盖了整个社会。
  专制国家的君权尽管在形式上是绝对的,但是受到两个方面的制约。一是在意识形态上君主受制于国家的传统礼制,君主不能在破坏传统的条件下仍然维持其合法性。二是在权力运行上受制于行政官僚。随着官僚机构日趋成熟和有机化,官僚机构独立化的倾向越来越明显,尽管君主仍然掌握对官员个人的生杀予夺大权,但是在某种意义上君权已经无法完全驾驭整个官僚机构。由于官僚并不是来自于皇宫贵族,而大多来自民间,在国家支配社会的状态下,代表民间力量的官僚阶层的崛起,乃是社会力量反过来影响国家权力的重要表现。
  专制国家具备了现代国家的某些因素。首先,专制国家是依赖理性化的制度进行统治的。尽管专制国家形态仍然存在君权神授的观念,但是国家权力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为官僚机构的理性化运作,君权的神圣色彩被淡化,而更多地作为平衡和牵制官僚权力的工具来看待。其次,官僚阶层本身具有开放性和流动性。一方面官僚阶层的特权不是固有、世袭的,而是随官僚职位的进退有所兴废的,另一方面,官僚是通过科考、选举等方式从民间录用的,只要具备平民身份都可以通过考试求取功名,改变等级身份,晋升官僚阶层,这就为国家与社会的资源互动创造了条件。 (三)现代国家形态
  欧洲从14至16世纪完成了从中世纪封建割据向统一的、具有民族意识的现代国家形态的转型。自此现代国家形态不断得到发展,从目前看来主要形成了下述三种基本类型。


  1、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形态


  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从法律上确定了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界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资产阶级市民社会逐渐获得了完整的财产所有仅和独立的经济活动权,形成由自由平等的契约关系所调节的自发秩序,即所谓私人领域。国家以宪法的形式规定和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这些基本权利构成了对公共领域政治权力的堪定,即公共权力以不侵犯公民基本权利为限度,以保护公民合法权益不受侵犯为其目标,因此,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一般又称为宪政国家。
  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从专制国家中发展而来,专制君主逐渐成为虚位君主,或通过革命的方式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以人民主权为原则的现代代议民主制。代议制是指由公民选举出代表组成国家机关来履行国家权力,这样就以间接民主取代了古典政治中由公民直接履行国家权力的直接民主,代议制一方面以代议方式在人口众多的国家中保证人民民主的实现,建立了相应的政府公共责任机制;另一方面,代议制实质上是现代国家的民主政治与传统国家的贵族政治的平衡,试图将人民民主与精英统治相结合,避免直接民主的多数暴政。为此,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发展了普选制度、议会制度、行政官僚制度、司法制度等,在扩大政治参与的同时使这种参与制度化和程序化。
  作为国家与社会最为重要的联系机制,现代政党制度在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走向成熟。政党最初是议会斗争和选举的工具,并最终发展为驾驭整个国家政权的政治力量,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都掌握在某个政党或政党联盟手中。人们通过政党制度培育、选任政治领导人、整合社会利益进而操纵或影响政府政策,同时政党制度也是在现代社会中进行政治社会化的工具,人们通过加入政党实现政治参与,培养政治意识。


  2、社会主义国家形态


  社会主义国家大多不是在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基础上形成的,相反是从传统国家中直接发展而来的。与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形态截然不同的是,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形态是在封建制国家形态自我解体、市民阶层上升的条件下形成的,故形成了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分立。社会主义国家形态则是在专制统治相当成熟的国家中通过革命的方式而建立的,社会力量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国家建国后都面临变革既有社会经济结构的任务,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权的作用,从而强化了国家和政府的权力。故革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基本上处于国家覆盖社会的状态、随着社会主义国家形态自我改革的推进,社会力呈逐渐得到发展。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形成了以公有制为主体的混合多元的社会经济结构,政府垄断社会资源的格局逐渐转变为政府以宏观调控方式管理社会经济的格局,从而形成了全新的国家与社会关系。
  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国家形态的核心。社会主义国家所强调的是基于社会资源分配均质化条件下的经济民主与政治民主相结合。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上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资源归社会全体成员所有,而对社会资源的管理则由国家或政府代表人民来履行,相应地在政治上也以人民主权原则来组建国家机构,以政治民主来保证和促进经济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在政治制度上以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相结合的方式保证人民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社会主义国家均实行议行合一的共和政体,以民主代议机关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社会主义国家也相应地进行了政治体制改革,在转变政府职能的同时,也不断地完善和健全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和政治制度,扩大公民参与和强化公民监督。
  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制度一般都是一党制或一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共产主义政党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共产主义政党的执政地位是由共产主义政党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性质所决定的,只有坚持共产主义政党的执政地位,才能确保人民民主的真正实现。

 
  3、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形态

  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主要是指在二战后摆脱殖民地和政治依附地位的新兴独立国家。这些国家一方面还保留着本土浓厚的宗教和文化传统,另一方面则在政治和经济上都受到宗主国的深刻影响,在这一张力下,人多数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政治处于不成熟状态。具体而言,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体制上摹仿早发型资本卞义国家,建立了代议民主制度的形式,但是由于经济落后、公民政治意识薄弱,以及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在实际的政治运作中则形成带有一定专制色彩的威权统治。这种错位导致的结果是,一方面,由于简单搬用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而无法使之与本国的具体情况相结合,后发型资本土义国家的代议民主制度徒具形式,其民主功能则无法充分发挥;另一方面,对西方国家政治制度的摹仿往往导致了对传统的破坏,而这反过来也抽掉了代议民主制度的合法性基础,使得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无法真正得到巩固。


  国家与社会的资源互动在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也并不是制度化的,相反成为政治不稳定的根源。民主制度的建立导致民主参与的扩大,但是政治制度所能提供的参与空间有限,这样,公民政治参与的扩大不仅没有促进民主制度的发展,相反导致了社会动乱等非制度化的参与,对民主制度的维系构成威胁;另一方面,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都面临推动经济发展的任务,而在社会力量尚未成熟的条件下,经济建设主要是由政府来进行的,这就使得政府垄断了重要的社会资源,为政府官员与社会特殊利益集团的结合提供了条件,这样,社会与国家的资源互动就不是有机的。而使得国家自主性出现危机,政府腐败无能。因此,在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中,社会动乱、政权倒台甚至军人干政的政治现象时有发生,政治现代化的进程经常面临中断的危机。

 

 

美国《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独立宣言是一份于由托玛斯·杰斐逊(1743-1826)起草,并由其它13个殖民地代表签署的最初声明北美十三个殖民地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的文件。
  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通过了《独立宣言》。
  在整个18世纪60年代和18世纪70年代之间,英国和其北美殖民地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1775年,在莱克星顿和康科德城爆发了战争,这标志着美国之革命战争的开始。虽然最初的想法并不是完全的独立,但是托马斯·佩因的小册子《常识》促使人们相信对于殖民地来说,完全的独立是唯一可能的出路。
  1776年6月7日,在第二届大陆会议中,弗吉尼亚州的理查德·亨利·李提出一个议案,宣称:“我们以这些殖民地的善良人民的名义和权力,谨庄严地宣布并昭告:这些联合殖民地从此成为、而且名正言顺地应当成为自由独立的合众国;它们解除对于英王的一切隶属关系,而它们与大不列颠王国之间的一切政治联系亦应从此完全废止。”6月10日大陆会议指定一个委员会草拟独立宣言。实际的起草工作由托马斯.杰佛逊负责。7月4日独立宣言获得通过,并分送十三殖民地的议会签署及批准。这十三个殖民地分别是:新罕布什尔,马萨诸塞,罗德岛,康涅狄格,纽约,新泽西,宾夕法尼亚,特拉华,马里兰,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佐治亚。
  委员会的成员由马萨诸塞的约翰·亚当斯、宾夕法尼亚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弗吉尼亚的杰斐逊、纽约的罗伯特·R·利文斯通和康涅狄格的罗杰·谢尔曼组成,并被组成以起草合适的宣言。杰斐逊起草了很大一部分。在宣言被大陆会议采纳以前,大陆会议对杰斐逊的草稿作了重大改动,在刑事法庭上被重写,特别是在佐治亚州和南卡罗来纳州代表们的坚持下,删去了他对英王乔治三世允许在殖民地存在奴隶制和奴隶买卖的有力谴责。其中一个被移除的篇章涉及奴隶制度。
  杰斐逊曾写道,《独立宣言》是“吁请世界的裁判”。 自1776年以来,《独立宣言》中所体现的原则就一直在全世界为人传诵。美国的改革家们,不论是出于什么动机,不论是为了废除奴隶制,禁止种族隔离或是要提高妇女的权利,都要向公众提到“人人生而平等”。不论在什么地方,当人民向不民主的统治作斗争时,他们就要用杰斐逊的话来争辩道,政府的“正当权力是经被治者同意所授予的”。
  独立宣言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阐明政治哲学——民主与自由的哲学,内容深刻动人;第二部分列举若干具体的不平等事例,以证明乔治三世破坏了美国的自由;第三部分郑重宣布独立,并宣誓支持该项宣言。

324.jpg

  

问:国家具有哪些历史形态?美国属于那一种?

 

 
逻辑思维图
325.gif
 
依据国家的阶级本质,把国家从社会形态意义上的划分为奴隶制、封建制、官僚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

从国家形态本身来看,可把国家的历史形态划分为古典国家形态和现代国家形态。古典国家形态,按照其源流可以分为城邦国家、权威国家、封建国家、专制国家几种类型。现代国家形态,主要分为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和后发型资本主义国家。
 

 
单选题 
 
1.把国家分为民主主义,极端主义和权威主义是()。正确答案:C
A、依主权归属
B、依统治人数和服务对象
C、从共时性角度
D、从发展角度
 
2.把国家分为传统国家,过渡国家,现代国家是()。正确答案:D
A、依主权归属
B、依统治人数和服务对象
C、从共时性角度
D、从发展角度

 


 

多选题 
 
 
1.国家与氏族组织的根本性区别表现在()。正确答案:A, C, D
A、国家按地域划分居民;氏族以血缘关系划分
B、国家土地面积大于氏族;国家人口多于氏族
C、国家建立特殊暴力机关
D、国家是在氏族组织瓦解的基础上产生
 
2.二十世纪初,马克斯.韦伯以政治权威的合法性来源为新标准,把国家划分为()。正确答案:A, B, D
A、传统型
B、个人感召力型
C、民主型
D、法理型
 
3.在类型学潮流中,西方政治学从共时性角度,把国家分为()。 正确答案:B, C, D
A、传统型国家
B、民主主义国家
C、权威主义国家
D、极权主义国家
 
4.在类型学潮流中,西方政治学从发展角度,把国家分为()。 正确答案:A, B, C
A、传统国家
B、过渡国家
C、现代国家
D、发展国家
 
5.马克思主义阶级分类方法将国家划分为()。 正确答案:A, B, C E,
A、奴隶制国家
B、封建制国家
C、资产阶级国家
D、法西斯国家
E、社会主义国家
 
6.下列属于传统分类法的是()。 正确答案:A, B
A、亚氏分类法
B、马克斯韦伯分类法
C、马克思主义阶级分类法
D、共时性角度分类法
 
7.下列属于类型学分类法的是()。 正确答案:C, D
A、亚氏分类法
B、马克斯韦伯分类法
C、马克思主义阶级分类法
D、共时性角度分类法


 

8.我国现阶段国家的经济成分包括()。 正确答案:A, B, C, D
A、公有制
B、个体经济
C、合资经济
D、外资独资经济


跳过 收藏夹

收藏夹

跳过 评论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