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元导学
  • 视频讲解
  • 知识自学
  • 案例分析
  • 知识总结
  • 单元自测

 
大是大非苏哈托
 
4.3.flv

 作为上个世纪的铁腕政治强人,苏哈托深谙权力之道,他坚信只有强势的集权才能让他的国家免受外来的侵犯和土崩瓦解的威胁。他也坚信贫穷是国家动荡不安的根源,经济的繁荣才能确保权力的稳固。这种政治逻辑决定了苏哈托一生的是非功过。
  2008年1月27日,86岁的苏哈托在医院病逝,其主治医生透露,在药物的作用下,他平静地“睡去”了。但世人对苏哈托的评说并未随着他的辞世而消逝,身后的喧哗甚嚣尘上。
  当天,苏哈托的长女西蒂在新闻发布会上恳求人民原谅他的父亲,“父亲已回到真主那里去了。我请求,如果他犯有任何过失,请原谅他的这些过失,希望人们宽赦他的过错。”
  作为印尼独立以来在位最长的统治者,苏哈托实施了长达32年的专制统治,对一切反对力量和声音无情压制。另一方面,在他任内印尼经济实现了快速增长,印尼这个长期积贫积弱的国家在1990年一举跻身中等发达国家行列。
  苏哈托由此成为了20世纪最有争议的人物之一。有人爱他,因为他将印尼带入发展的轨道;有人恨他,因为他对财富的贪婪,以及铁腕统治下腐败横生。这位统治了印尼32年的独裁者,能否在死后得到人民的宽恕?


  “你有多少个父亲?”


  1921年,苏哈托诞生在爪哇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同所有力争上游的故事一样,苏哈托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但因为家境贫困,苏哈托念完小学后就被迫辍学,打工糊口。据说,苏哈托一生中最遗憾的事是受教育不多。因此,苏哈托一有空就看书,甚至在街上拾到一张报纸,他也会从头到尾认真地看完。外电评论,正因为出身贫寒,苏哈托后来常常以自己是能够体会到常人生活的艰辛而自幸。

431.jpg

   苏哈托不仅家境贫寒,而且母亲改嫁了3次,因此从小备受凌辱。村里人都看不起他,经常羞辱他:“苏哈托,你有几个爸爸?”这在他心灵中留下伤痕,但同时也铸造出他钢铁般坚强的意志。媒体评价说,苏哈托成年后常常表现“出临危不惧、冷静持重的性格”,事遇艰险,脸上“从无畏色,总是面露微笑”。
  年轻时的苏哈托曾梦想当一名银行职员,辍学后即在银行打工,负责跑贷款业务,也曾在建筑工地干些粗活。因生活所迫,1940年到了荷属东印度(印尼)皇家陆军当兵,从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二战爆发时,苏哈托不满20岁,被送往万隆陆军总司令部后备部队继续当兵。1942年日本占领印尼,他应招在日本警察局里当了一名警察,任小队长,后在日本人“卫国军”任中队长,从此开始在军队中不断攀升。
  1965年的“9?30”事件成了他攀上权力顶峰的契机。苏哈托在这次军事政变中反击得手,成功上位,巩固了自己在军队中的地位,并逐步架空了当时的总统苏加诺。3年后,苏哈托正式当选为印尼总统。从此,印尼进入苏哈托时代。


  从玩政治到拼经济


  有学者指出,作为上个世纪的铁腕政治强人,苏哈托深谙权力之道。他坚信只有强势的集权才能让他的国家免受外来的侵犯和土崩瓦解的威胁。他坚信贫穷是国家动荡不安的根源,经济的繁荣才能确保权力的稳固。这种政治逻辑决定了苏哈托一生的是非功过。
  苏加诺统治时期,印尼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苏哈托上台后,立即宣称印尼进入了“建设时代”,而不再是“玩弄政治的时代”。据一位印尼老官员回忆,苏哈托每次讲话,无一例外会谈到经济问题。“他认为,经济贫困才是印尼动荡不安的根源,也是形成反对势力的潜在因素。要想取得政治权力的稳定,必须大力发展经济,稳定民心。”
  1969年开始,苏哈托制定了一系列的经济发展计划,他网罗了一大批专业经济人才担任政府要职。到了70年代,印尼经济开始初显繁荣迹象。进入90年代,印尼奇迹般走出贫困,越来越多的农民涌入城市,成为教师、店主、律师和售货小姐,越来越多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1997年,印尼2亿多人口几乎一半都是“城里人”。
从此苏哈托被称为“印尼建设之父”。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也评价说,苏哈托虽然不是知识分子,却懂得任用能干的经济学家和行政人员当部长。此时的苏哈托,是印尼的民族英雄。
  在苏哈托统治时期,他做了一个很关键的决策——发展教育。苏哈托认为,国家经济的持续发展必须依赖高素质的教育。念完小学的苏哈托强烈渴望接受教育,童年的经历在苏哈托的执政原则上烙上了印记。这个决策对苏哈托个人来说,是童年夙愿的满足,也是他希望延续经济发展的需要;但印尼的国民教育素质得以在他执政的32年间大大提高——这使得印尼社会的主要人员构成发生了变化,也使得民主价值和民主理念日益深入人心。
  著名社会学家托夫勒认为,接受更多的教育是民主的基本条件。一个人的教育水平越高,他就越能开阔自己的视野,理解宽容的原则,更容易建立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的、和谐的社会关系,被极端主义学说诱惑的可能性就越小——这一点在印尼日后的政治实践中得到了验证。
  苏哈托的政治逻辑自此开始产生冲突,他以自己的政治实践给自己的强权统治埋下了一颗极具杀伤力的“地雷”。


  堂而皇之的军事专政


  “一个国家越富裕, 准许民主的可能性就越多”。但苏哈托用32年的专制统治和国家经济的大幅增长一度颠覆了美国政治学家李普塞特的这一论述。
  军人出身的苏哈托对军队的迷信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这时的苏哈托就像一个顽固的封建王朝的国王,他一上台就大力扶植亲信,派遣了大量的退役军人担任政府要职,他甚至委任议员,导致国会中大量军人的存在。
  为使军队名正言顺地参与政治,苏哈托提出了“双重职能”理论。军队成为一个肩负安全和政治双重职能的机构。1982年印尼法律规定:军队不仅是一支军事力量,而且也是一支社会力量。军方实际上成了“老虎摸不得”的特殊机构。
  西方媒体曾经报道说:“群岛之上没有一个村子不是由中士或上士领导,全国没有一个国有企业不是由上校或将军担任经理的。”
  虽然经济在发展,国家财富也在不断增加,但印尼的民主并没有因此得到“更多的可能性”,苏哈托依靠单一政党对国家实行严密的集权统治。“30年鸦鹊无声”,这已经成为苏哈托政权专制的经典表述。由于大量军人参与政治生活,渗透到国家的各个行业,军事作风深刻影响了这个国家的政治氛围。新闻媒体被严密监管,反对派的声音被打压。


  最腐败的独裁者


  2007年8月低,印尼最高法院要求美国《时代》周刊向苏哈托支付1.06亿美元的赔偿金,理由是“《时代》周刊发表的文章和照片损害了印尼前总统的名誉,对他造成了伤害”。
  事件还得上溯到8年前。1999年5月17日,《时代》周刊的亚洲版以《苏哈托公司》作为封面报道,披露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及其子女拥有150亿美元的财产,包括现金、股份、公司资产、房地产、珠宝和珍贵的艺术藏品。据了解,这次《时代》周刊派出数十位记者,在11个国家进行数百次采访,经历了前后长达4个月的调查,终于查清了苏哈托家族的家底。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任何专制政府都无法避免权力的腐败。从苏哈托执政之始,一个庞大的苏哈托家族就开始膨胀,到了90年代,这个家族在政治、经济领域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著名的腐败观察机构“透明国际”由此得出结论:印尼是最腐败的国家,苏哈托是最腐败的独裁者。
  苏哈托的长女西蒂曾担任内阁社会事务部长,另外4个儿女、一个儿媳皆是国会议员。显赫的政治权力为家族从商、牟取私利打开方便之门。苏哈托的6个子女控制了印尼的金融、汽车、电力、建筑、交通运输、森林、矿山、新闻媒介和房地产等产业,几乎每个经济部门都有苏哈托家族的人。印尼民众私下说,苏哈托家族“打个喷嚏”,印尼经济就会“感冒”。
  盘踞权力巅峰的苏哈托已经无法掩饰家族对财富的贪婪,也无法抗拒财富的诱惑,他已习惯成为财富榜上的常客。


  苏哈托,滚蛋!


  “苏哈托政府正在变成它自己经济成功的受害者。”印尼的经济发展削弱了苏哈托威权统治的基础、造就了民主政治的经济基础和阶级基础,并最终导致了他的垮台。李普塞特的理论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一个国家越富裕,对民主的要求也越多。而这个微妙的转折点就是1998年的金融危机。
  始发于泰国的金融危机很快波及到了印尼。1997年,印尼政府为了防止国际投机资本的冲击,宣布汇率自由浮动,很快印尼盾贬值。到了1998年,金融危机来势更猛,民间财富已经严重缩水,货币不断贬值,物价又持续上涨,失业人员成倍增长,当年的人均收入也从1996年的1134美元降至1998年的305美元,在当时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中排名第23位。一场金融危机的到来,使得印尼经济一下子从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降到了世界最贫困国家的行列。
  而实行了30多年专制统治的苏哈托已经无法逆转他的狂妄。当年的财政年度预算在新年之后公布,不但没有减少政府开支,反而增加了32%。为了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到钱,苏哈托又不得不大幅度削减财政补贴,提高物价,并且没有任何具体的经济改革措施。
  取消燃油和电力的价格补贴成为印尼社会骚乱的导火索,国内要求改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到了五月,发生了著名的“五月骚乱”, 在短短的50小时内,人口1000万的雅加达城内有27个地区发生针对华人的暴乱,全市有5000多家华人商店和房屋被烧毁,近1200人死亡,468名华人妇女遭强奸,最小的年仅9岁。苏哈托面临着他执政30多年来最困难的局面,其威权统治摇摇欲坠。金融风暴对印尼的巨大经济冲击,再加上要求政治改革的抗议浪潮,最终迫使苏哈托在1998年黯然辞职下台。
  但苏哈托依然傲慢。下台前的他仍无法割舍对权力的爱,顽强地问道:“如果一定要我下台,好吧,没有问题。但是问题是谁能够胜任?”
  1998年5月21日上午10时许,在雅加达独立宫,苏哈托用颤抖的声音透过电视说:“我决定宣布辞卸印尼共和国总统职务”。此后,苏哈托在女儿的搀扶下,乘车离开总统府。哈比比即在最高法院法官见证下,手举可兰经正式宣誓就职。长达32年的独裁统治自此结束,印尼的民主化进程也由此开始启动。


  他的时代已落幕


  20世纪是“克里斯玛型”领导人的黄金时代。充满魅力、呼风唤雨、带有传奇色彩的政治巨人们,令上个世纪国际政治舞台风云变幻,充满戏剧性。虽然斗争残酷但也有并肩作战,他们在战争中成长,成为人民的偶像。显然,苏哈托属于那批风流人物中的一员。
  在一个在混乱社会中诞生的强权人物,无疑是多面的——由于不可质疑的权威,他兼具神秘和威严。有人这样评价苏哈托:他既有封建国王的影子,又是一个具有钢铁般意志的将军;他既是一个雄心勃勃的政府官员,同时又能使人想起疑虑深重的农民。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的落幕昭示了现代民主的勃勃生机。
  现代政治学反复证明这样一个主题:为政治领袖唱赞歌的时代已经过去,期待一个完美的强权政治人物来拯救国家也变得越来越不现实。当人民变得富裕、智慧、理性而有勇气之时,一个威权体系面对社会危机时笨拙而迟缓的反应就再也无法蒙蔽人民的眼睛。进入21世纪,沙龙、阿拉法特、皮诺切特、米洛舍维奇等政治巨人已相继去世,这次苏哈托的去世,也是“克里斯玛型”领导人集体谢幕潮中的一幕而已。 如今,一个富有专业技能、能相互制衡、笃信制度而不是威权的现代社会,已将过去的时代远远抛在身后,政治巨人们的黄金时代已过去。他们留下了道不尽、算不清的功过是非,只能留给历史去评判。

 

  军人官僚威权体制是最为常见的类型,六七十年代通过政变上台的拉丁美洲国家的军政府,朴正熙统治时期的韩国,马科斯统治的菲律宾和苏哈托上台后的印尼等均属此类。什么是威权政体?有什么特征?还有哪些政体?通过本节的学习就会明确。
 



第四章 第三讲 现代政体:极权、威权与民主
%E7%AC%AC%E4%B9%9D%E8%AE%B2--%E7%8E%B0%E4%BB%A3%E6%94%BF%E4%BD%93-%E6%9E%81%E6%9D%83%E4%B8%8E%E5%A8%81%E6%9D%83.f4v
PPT下载       手机课件下载

 

      当前的政治学研究倾向于按照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政权的产生、组织和运作方式和普通民众能够影响政府政策的范围和程度这三个标准,将现代国家的政体大体划分为民主政体、威权政体、极权政体三种纯粹类型。


按照这些标准,以美、英、法等国为代表的早发型资本主义国家的政体可纳人民主政体范畴,多数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如巴西、墨西哥,以及南亚、中东和非洲的一些20世纪80年代进入工业化阶段的国家的政体可视为威权政体的代表,二战期间的德、意法西斯国家则可笼统地一起纳入极权政体的行列。


  (一)民主政体


  在古典政治中,民主政体往往与乌合之众、贱民和暴民统治联系在一起。而随着近代市民力量的上升,自由、平等和人权观念的深人人心,民主政体逐渐被视为是人民民主的具体体现,是对君权神授观念和专制统治的否定,继而成为现代国家政体的典范。一般而言,现代民主政体具有下述基本特征。

 


  第一,宪法至上。现代民主政体的主权在民原则首先是由宪法来体现的,任何民主政体的建立都以制宪为前提。在现代民主政体中,宪法是权威的根源,是一切政府权力的合法性源泉,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凡是与宪法相抵触的行动都可视为无效甚至要追究法律责任和政治责任。公民的基本权利和政府权力的界限都是由宪法规定和保障的,政府只能在宪法所指明的行动范围内运用权力,而不能超越它。即便是议会的立法活动也不能超越宪法,因为宪法的权威地位是不能通过政府权力的运作来变更的,故实行民主政体的国家一般又称为宪政国家。

 
  第二,建立代议民主制。现代民主政体与古典民主政体的区别在于,古典民主政体实行直接民主制,公民直接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管理,一切政治活动都是以集体方式来进行的,现代民主政体则是一种间接民主制在现代民主政体中,议会被认为是民意最直接为代表机构,其权力来自人民的委托,而这种委托主要是通过自由、公正和定期的选举来实现的。所有的成年公民均有权利参加选举和竞选供职,选举必须是竞争性的,民众的参与渠道应当是多元的。与古典直接民主制的集体领导方式不同的是,代议民主制其有了专门管理社会公共事务的行政官僚机构,行政官僚机构的权力就其权力而言也是受人民委托形成的,它由选民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选举产生、由于现代民主政体实行的是代议制的间接民主,存在政府权力独立运用以至于偏离公共利益的可能,故必须最大限度地避免政府权力的滥用。为此,西方资本主义代议民主制在政权组织上使政府权力相互制衡,“以权力制约权力”,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和司法机构都在职权上和功能上实现分离和制约。

 
  第三,政府权力的大众化控制。由于政府权力的来源在于人民,民众将权力委托给代议制政府之后,必须通过各种制度和机制实现其对政府权力的大众化控制;一般地,民众控制政府最主要的方式是选举;在选举日之外,民众对政府权力的日常性控制则取决于一系列公民参与制度的完善,包括以听证制度的形式参与政府决策、直接参与基层社区管理等。


  第四,公民自治。在国家与社会分离的条件下,公民在国家控制之外自愿组织起来,通过经济领域、社会文化活动的交流互动而构成了社会自治系统。公民自治系统具有多元性、竞争性和开放性的特征,在此公民个人享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自由和平等地决定自己的生活条件而不受来自他人和政府的干涉。公民自治系统在民主政体中受到法律的保护,它和政府之间是完全平等的法律主体,并不受政府统制,相反,公民自治系统对政府权力构成积极的制约力量,要求社会公共事务管理的公开性,以及引入公民陪审、选民反馈等新的民主机制。


  (二)威权政体


432.gif  威权政体特指二战后获得独立的新兴民族国家所形成的政体。这些国家都面临巨大的现代化压力,而在社会力量薄弱、社会结构严重脱序和失控的条件下,借助国家政权的力量推进国内经济建设并实现社会整合,便成为唯一的选择、从而催生了威权政体并使之不断强化。威权政体在形式上介于民主政体与极权政体之间,但与两者都存在本质的区别、有的学者笼统地把威权政体称为“半民主”政体,即威权政体具有民主政体的形式,但在实际的权力运作中则与民主政治大相径庭。故与民主政体相比。威权政体的特征主要体现于功能运作而非组织形式方面。

 
  第一,有名无实的民主制度。威权政体摹仿民主政体所建立的民主制度,其实际功能是使威权统治合法化,而不是实现民众对政府权力的大众化控制。宪法和法律并未受到真正的尊重,政府可以根据需要对宪法和法律进行修改,或超越宪法和法律行使权力。


  第二,少数人的威权统治。威权政体在大多数情况下,其政治体系的统治权掌握在领袖一人手中,偶尔也可能由少数统治者集团行使。与民主政体相比,威权政体的当权者往往拥有很大的权力,而且这些权力所受到的制约很少是实质性的。这些当权者往往都是通过革命或政变上台的。但都通过某种形式的选举来合法化。在政治领袖周围则形成了由技术官僚所组成的政府机构,统摄社会公共事务。在政府权力结构中,由技术官僚所掌握的行政权力具有主导地位,议会权力只具有合法化功能,而缺乏对行政权力有效的制约。

 
  第三,参与社会经济发展的政府。与民主政体下国家与社会二元分立的格局不同,威权政体直接参与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且在制度上为这种介入提供了充足的空间。在社会力量缺乏良好发展的条件下,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任务主要是由威权政府来承担的,因此威权政府介入社会经济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威权政府通过制定经济发展战略计划和推行各种经济政策来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由于政府权力缺乏实质性的制约,这些计划和政策一般情况下都可以有效地加以贯彻。但是,在威权政体下并没有形成国家完全覆盖社会的格局,相反,社会力量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得以逐渐生长。在威权政体中,尽管民众的政治权利常常遭到政府的压制,但政府常常允许甚至鼓励有限的民间经济活动,社会力量由此在国家权力的外围获得了一定的自治空间。


  第四,微弱的大众化控制。威权政体缺乏有效的大众化控制机制。政府的权力往往是不受控制的。在大多数威权政体中,选举都被政党或少数人集团所操纵,并不具有大众化控制的意义。由于监督制度和公民参与制度的不完善,民众缺乏对政府权力的日常性监督。一方面这极易于引发非制度化的政治参与带来政治不稳定,另一方面也为政府官员的腐败提供了可能。
威权政体尽管建立了民主政体的框架,但是政府权力结构远未达到有机化,政治制度的结构与功能呈现严重的错位、在政府权力缺乏实质性的制约的条件下,由于政府对社会经济的深度介入,政府职能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不受限制地扩张,进而又压制了社会力量的生长,同时也为官商结合的腐败行为提供了便利。这使得威权政体在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时面临合法性的危机,而不得不向民主政体转型。

 
  (三)极权政体
  极权主义一词是由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者所发明的,用以修饰其独裁政体。不过,相比之下,德国纳粹政权更接近极权政体的原型。极权政体的产生具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大众民主的发展。对极权“元首”集体性的狂热崇拜是决定极权“元首”上台执政的关键因素,如希特勒是通过民主选举而上台的,极权统治的推行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民众的顺从。二是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极权政体借助现代监控技术和传媒技术对民众实施高度的意识形态监控和行为控制,而这在现代之前是不可能做到的,故极权政体是现代国家特有的产物。


  冷战以来,极权主义的概念已经被滥用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更成为一些持西方中心观念的学者用以贬斥、攻击西方世界以外其他政治文化类型的概念工具。但是如前所述,极权政体不仅与民主政体同源,而且是现代国家特有的政体,故仍值得认真对待。极权政体具有以下特征:


  第一,以极权“元首”为中心的环形政权组织结构。极权“元首”位于中心的空白地带,外围按照意识形态的狂热程度由里向外逐渐递减形成各种层次,从而构成一种虚幻的“现实”,每个层次的人都从其外围那里感觉到极权运动是与真实的世界相符合的,这样就能始终保持对极权“元首”的狂热崇拜,故有学者称之为“洋葱式结钩”。在极权当局内部缺乏严格的官僚等级制,而是根据个人与极权“元首”的精神距离来确定其权力等级的。


  第二,意识形态的统治而非法律的统治。极权政体并不依赖法律而存在和运作,相反,极权统治的目的恰恰是要摧毁一切法律体系,极权“元首”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极权政体的维系依赖于一个无所不包、渗透于个人生活方方面面的官方意识形态,个人的一切行动必须以这一官方意识形态所确定的目标为依归。借助现代传媒技术和监控技术,极权政府对个体实施了内在的心理强制,而逐渐使之丧失自我判断的能力,从而认同极权当局的统治。

  第三,特务、警察系统的恐怖统治。与威权政体强化技术官僚统治所不同的是,极权政体所强化的是国家的暴力机器。它以一套秘密警察组织为后盾,对干部、官僚、军队和民众实施完全的技术监控,利用直接的强制手段或心理攻势确保民众对官方意识形态的绝对忠诚,如希特勒利用党卫军、墨索里尼利用黑衫党等等。这样,极权政府就消除了所有的私人生活,而使个人生活的一切都处于极权政府的严密监控之下。


  极权政体是现代国家政体的极端形式,它打破了国家与社会、集休与个人、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基本界限,实现了国家政权对社会的全面破坏和控制。但是极权政体缺乏待久性,因为所有的意识形态和合法性认同都系于极权“元首”身上,一旦极权“元首”生命冬结,极权统治就会面临根本性的危机。

 

 

韩国的威权政治与经济发展


433.jpg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韩国在形式上建立起来了一个民主政治的制度框架,但直到1993年完成民主化转型之前,无论是在李承晚时期,还是朴正熙时期,除了短命的九个月的张勉政府之外,实行的都是限制民众参与,限制政治自由的权力高度集中的威权体制。李承晚一心宣扬要反攻北方统一朝鲜,缺乏发展经济的企图和能力。1962年韩国国民生产总值为23亿美元,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87美元。朴正熙时期(1961——1979),在政府的极力推动下,韩国的经济获得飞速发展,从而使贫穷落后的韩国一跃成为新兴工业化国家。
  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朴正熙之后的全斗焕、卢泰愚政权基本沿袭了朴正熙时期的政治经济政策,虽然国内民主化运动受到严厉压制,但经济依然获得了快速的发展。到1991年,韩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达6316亿美元,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7000美元;到1996年,国民生产总值为9926亿美元,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10908美元。
  韩国与中国台湾、新加坡、中国香港一起,被称为“亚洲四小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仅有的几个通过经济发展,迅速从较为落后的状态达到接近发达国际水平的国家和地区。


  问:什么是威权政体?有哪些类型?具有哪些特点?

 
逻辑思维图
434.gif
 
依据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政权的产生、组织和运作方式普通民众能够影响政府政策的范围和程度这三个标准,将现代国家的政体大体划分为民主政体、威权政体、极权政体三种纯粹类型。
 

 
单选题 
 
1.( )政治构建于“一袋马铃薯”式的社会基础之上,在这种社会中,社会成员往往作为个体而不是作为一个组织化的社会来直面国家权威。正确答案:B
A、权威主义
B、专制极权
C、民主主义
D、官僚主义
 
2.在权威主义和极权主义国家,政府官僚集团和( )往往是政府的重要支持力量。正确答案:A
A、军人集团
B、文人集团
C、智库机构
D、民众

 


 

多选题 
 
1.极权政体的特点有( )。 正确答案:A, B, C, D
A、实施一套全面的意识形态,个人的观念思想统一于该意识形态
B、在某个领袖的统一领导下,且只有一个政党
C、实行有组织的恐怖活动,通过秘密警察、暴力活动为手段
D、政府垄断大众传媒,实行舆论控制
 
2.威权政体的类型有( )。正确答案:A, B, C
A、保守型
B、激进型
C、军人政权型
D、改良型
 


跳过 收藏夹

收藏夹

跳过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