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元导学
  • 视频讲解
  • 知识自学
  • 案例分析
  • 单元总结
  • 单元自测

 
戈尔巴乔夫称“民主化”是惨痛失误
 

9.4.flv

  3月2日的75岁生日,使戈尔巴乔夫再一次成为近期的国际热点人物。2月28日晚,为祝贺他生日而举行的音乐会在莫斯科国际音乐大厦开场。
  在鲜花、掌声和祝福中,戈尔巴乔夫精神焕发,格外高兴。然而记者知道,也许晚会一结束,他又会陷入深深的忧伤之中。为接受本刊采访,戈尔巴乔夫特意中断休假。
  作为苏联第一位同时也是最后一位总统,戈尔巴乔夫的晚年生活可谓丰富多彩:著书立传,上电视拍广告,接受媒体采访,评论内外时政,热心公益与慈善事业。可以说,自从离职后,他始终没有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过。戈尔巴乔夫的日子真的如表面上那么风光?不久前,记者通过“戈尔巴乔夫基金会”得到了专访他的机会。
  戈尔巴乔夫基金会位于莫斯科市列宁格勒大街39号。采访约在下午2点,记者驱车准时赶到。基金会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戈尔巴乔夫正在莫斯科郊区的别墅休假,为接受记者的采访,他特意中断休假,赶回了莫斯科。当一名工作人员把记者请进戈尔巴乔夫办公室旁的接待室的时候,他已经端坐在那里,身着西装,没有扎领带。寒暄之后,他紧握着记者的手说:“我们好像见过面,是吗?”记者告诉他:“我先后在莫斯科工作了10年。其间,我多次见过您,但面对面地和您交谈,这还是第一次。”他回应说,很愿意接受中国记者的采访。


  搞“民主化”是惨痛失误

 

941.jpg

  戈尔巴乔夫虽然年事已高,但精神矍铄,谈锋甚健。采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戈尔巴乔夫对记者强调,他所谈的一切都是肺腑之言,是多年来对往事的严肃思考。
  戈尔巴乔夫说:“我给中国朋友的忠告是:不要搞什么‘民主化’,那样不会有好结果!千万不要让局势混乱,稳定是第一位的”谈到苏共垮台,他说:“我深深体会到,改革时期,加强党对国家和改革进程的领导,是所有问题的重中之重。在这里,我想通过我们的惨痛失误来提醒中国朋友:如果党失去对社会和改革的领导,就会出现混乱,那将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使苏联社会大开放。在残酷的国际竞争下,国内工业受到了致命打击。极少数人一夜暴富,敛财数额之巨仅次于美国的大亨,而赤贫的人数却远远超过了苏联时期。在这个方面,中国处理得很好。中国沿海省份和地区发展速度快,中西部相对发展较慢,中国领导人现在号召开发西部和东北地区的决策完全正确。”


  高度评价邓小平


  在采访中,戈尔巴乔夫畅快淋漓地回忆起了当年他对中国的“历史性访问”。1989年5月,邓小平与到访的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戈尔巴乔夫举行了历史性会晤,使中苏关系实现了正常化。
  原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同志在其所著的《外交十记》中写道:“作为历史人物,戈尔巴乔夫的功过,自有后人去评价,但他的北京之行所完成的重大历史使命,在中苏关系史上,应当被浓墨重彩地记上一笔。”
  谈起那次他与邓小平在北京举行的历史性会晤,戈尔巴乔夫兴奋不已,每一个细节都记忆犹新:“苏中两国领导人的会见是一次罕见的事件!在我们和邓小平等中国领导人的共同努力下,实现了两国关系正常化。这是我政治生涯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我们一起使两国回到友谊和伙伴关系的轨道上。我和邓小平同志互相伸出友谊之手。会见时,我被他吸引住了,喜欢上了他,他是一位极富魅力的人。记得我们一起合影留念时,邓小平同志拉着我和赖莎的手,我们感到非常温暖。我想,他已经85岁了,还那么富有激情、思路清晰、反应敏捷,能自由流畅地就许多问题阐述自己的观点。至今难忘的是邓小平所说的:‘结束过去,开辟未来!’”
  戈尔巴乔夫对记者说,对中国、对世界来说,邓小平都是一位伟大的历史人物,是20世纪的一位伟人,一位世界级的政治家——“中国文革后,邓小平把中国带入了正确的发展轨道,让人们创造性地工作,极大地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邓小平作为杰出的改革者将名垂青史,他所创造的经济改革经验在全球具有广泛的学习和借鉴意义。”
  戈尔巴乔夫还高度评价了邓小平关于建立国际新秩序的理论。他说:“这主要包括:反对任何国家称霸,反对向其他国家发号施令。邓小平的这一思想至今仍有现实意义。我知道,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也强调这些观点,这说明邓小平的思想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连续性。”


  人未走,茶已凉


  采访在不知不觉中已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告别时,记者将一盒茉莉花茶赠给了戈尔巴乔夫。他表示感谢后,自言自语地低声说:“赖莎?马克西玛芙娜(戈尔巴乔夫已故的妻子)喜欢喝茉莉花茶。”记者注意到,此时,戈尔巴乔夫那饱经沧桑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忧伤。那种表情令人难以忘却。
  记者知道,这忧伤,不完全是丧妻之痛。可以说,戈尔巴乔夫的忧伤自1991年就开始了。那年12月,叶利钦在权力斗争中获胜,戈氏下台已成定局。一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雅科夫列夫三人坐在戈氏的办公室里讨论苏联总统下台的条件。他们最后商定:1992年1月7日-8日,戈尔巴乔夫腾出办公室、公用住宅和别墅。戈尔巴乔夫表示同意。叶利钦答应给戈尔巴乔夫发放退休金,并提供一辆吉尔牌轿车等。戈尔巴乔夫请求叶利钦保证免除他对所发生一切的法律责任。叶利钦不解地问:“您什么坏事也没做,为什么要求免除法律责任呢?”后来,戈尔巴乔夫就在辞职书上签了字。
  人未走,茶已凉。几天后,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里整理资料,清理保险柜。这时,他接到了夫人赖莎从别墅打来的电话,说叶利钦的卫队长科尔扎科夫带领一帮人,要求立即打开房门,清点物品,并在24小时内搬出公用别墅。1991年12月26日,即在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的第二天,按原计划,他作为总统,还有最后一次外事活动,会见一个日本代表团。早晨8点50分,戈尔巴乔夫乘车去克里姆林宫。途中,他在车里接到助手打来的电话,说叶利钦等三人正坐在总统办公室里喝酒,建议他最好不要到克里姆林宫来。戈尔巴乔夫请助手再给他找一个房间,以便如约同日本客人会见。最后,戈尔巴乔夫在三楼工作人员的房间里会见了日本客人,然后永远离开了克里姆林宫。


  至今得不到多数国民的谅解


  戈尔巴乔夫离开克里姆林宫之后,立即着手筹建“戈尔巴乔夫国际社会经济政治理论研究基金会”。不知是出于对老领导的“怜悯”,还是迫于国内外的压力,叶利钦把原莫斯科财政学院的一幢楼房划给戈尔巴乔夫基金会使用。
  其实,基金会是按市场价格租用此房的,并没有受到照顾。
  当年国家给戈尔巴乔夫的退休金是4000卢布,后来卢布大幅贬值,最后4000卢布已不足1美元。1998年,俄罗斯发生金融危机,戈尔巴乔夫存款的银行倒闭,他彻底破了产。为了解决基金会资金严重不足的问题,戈尔巴乔夫连续接拍了包括“必胜客”比萨饼连锁店、美国苹果电脑在内的一系列电视广告片。此外,他还不得不经常到世界各地演讲,每次酬劳都在数万美元以上。
  著书立传是戈尔巴乔夫收入的另一个重要来源。从下台至今,他已经出版了十余本书籍,其中包括反思苏联解体的《八月事变的原因与后果》、《不幸的改革者》等。如今,他的基金会有了一些积蓄,从旧址搬到了莫斯科市列宁格勒大街39号,这是一幢5层楼房,设计现代,十分惹眼。但是,戈尔巴乔夫在俄罗斯的处境仍然没有得到多大改善。尽管他在西方受到赞扬和欢迎,却至今得不到多数俄罗斯国民的谅解,俄罗斯社会上对他的指责不绝于耳。大多数俄罗斯人仍然把他视为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罪魁祸首。
  1996年,他参选俄罗斯总统,只获得不足1%的选票。在一次竞选活动中,他被一名愤怒的选民重重地扇了一记耳光。2005年10月的一天,他在莫斯科参加一个圆桌会议时,被一名与会者泼了一脸水。今年2月底,俄罗斯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50%的俄民众认为,戈尔巴乔夫作为苏联领导人“过大于功”;持相反观点的受访者不过11%;仅有14%的人对他表示好感,反感者则为28%。


  “赖莎的死是我的过错”


  戈尔巴乔夫的伤感还与他已故的妻子有关。1999年9月20日,他的夫人赖莎因患血癌在德国曼斯特的医院逝世,享年67岁。赖莎曾是一个时代苏联妇女的偶像。她仪态高贵、谈吐典雅、性格温柔、学识渊博,曾令许多人为之倾倒。
  上世纪50年代初,就读于莫斯科大学哲学系的赖莎是一位非常引人注目的美女。她那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宛如柳枝般轻盈的体态和温柔晶莹的面颊吸引着无数男生爱慕的目光。然而,小伙子们在惊叹这位来自阿尔泰边疆区少女罕见魅力的同时,更敬畏她那高傲深邃的眼神。众多的追求者退缩了。对他们来说,赖莎是高不可攀的公主。
  第一次见到赖莎,戈尔巴乔夫便“像被施了魔法一样”迷上了她。多年之后,他回忆说:“痛苦和幸福的日子开始了。当时我认为,第一次见面并没有唤起赖莎任何感觉,她对我平静而又冷漠。我在寻找新的见面机会。我生活中的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了。坦率地说,在那几周时间里,我连学业都放弃了,尽管我顺利地通过了各科考试和测验,我越来越频繁地光顾赖莎的宿舍。”他的坚韧和赤诚最终感动了骄傲的公主。1953年9月,大学四年级的戈尔巴乔夫和赖莎喜结良缘。
  在此后46年的婚姻生活中,赖莎始终如一地呵护和关爱着她的丈夫。无论戈尔巴乔夫走到哪里,赖莎的爱就相伴到哪里。赖莎因病住进德国曼斯特综合治疗中心后,戈尔巴乔夫仿佛变了一个人。他那悲伤而绝望的神情、低沉而嘶哑的嗓音、焦灼而急促的步履无一不在诉说着他对赖莎无尽的依恋和挚爱。他直言不讳地对媒体说:“我无法想象,赖莎不在了,我将如何生活。”在赖莎住院期间,戈尔巴乔夫一直奔波在病房和旅馆之间,他尽最大可能守护在妻子的病榻旁,为她读报纸,鼓励她与病魔抗争。他们共同幻想着,等赖莎出院后,一定在海边买所房子,在海鸥的歌舞与海浪的轻抚中重温初恋的时光。但最终,赖莎还是离他而去了。
  戈尔巴乔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赖莎过世之后,我的生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她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妻子去世后,戈尔巴乔夫尽量安排许多会见、出访和工作,但仍无法排解对妻子的思念。他说:“这种痛苦是永远摆脱不掉的。赖莎很幸运,先于我走了。她活着的时候,我们经常争论,我们俩到底谁更幸运。我说,她嫁给了我才幸运,而她总是坚持说,我娶了她才幸运。我和她还会重逢,到那时,我们再继续我们的谈话。”戈尔巴乔夫透露,直到现在,他只要一进他和赖莎的卧室,悲伤就会立即涌上心头。“赖莎走后,卧室的陈设一点也没变,我也不想改变,不忍心改变。赖莎的梳妆小桌原来放在哪里,现在还放在哪里。”谈到这里,戈尔巴乔夫显得痛心疾首——“那天,她睡着了,我出去了一会儿。午饭后,我回到病房时,她己经不行了。赖莎的死是我的过错,是我害死了她。我对政治太投入了,而她对一切又太在意。”
  采访中,记者向戈尔巴乔夫提出了一种假设:“您能想象另外一个女人替代赖莎?马克西玛芙娜在您生活中的位置吗?”戈尔巴乔夫立即答道:“不能!我非常坦率地告诉你,绝不可能!我和赖莎将这样生活下去,我和赖莎的对话还将继续下去。今年1月,我因病住院时,把赖莎的日记也带了过去。她生前特别想自己写一本书,现在我决定替她把这本书写完。实际上,我十分不愿意写关于我和赖莎生活的书,但我还是决定写,我己经开始口述了。”
  如今,戈尔巴乔夫唯一的女儿伊丽娜成了他的依靠。伊丽娜卖掉了位于莫斯科闹市区的房子,在郊外又买一座,就是为了离父亲近一些。但是,伊丽娜经常发现,父亲只要一回到母亲生前住的那个房间,就会情不自禁地陷入沉思,那双老眼里满是哀伤。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以失败告终。改革是政治发展的模式之一,另一种为革命。本节对改革和革命这两种政治变迁的途径分别加以介绍。



第九章 第四讲 政治变迁的途径:革命与改良
%E7%AC%AC%E4%BA%8C%E5%8D%81%E4%BA%8C%E8%AE%B2--%E6%94%BF%E6%B2%BB%E5%8F%98%E8%BF%81%E7%9A%84%E8%B7%AF%E5%BE%84-%E9%9D%A9%E5%91%BD%E4%B8%8E%E6%94%B9%E8%89%AF.f4v
PPT下载       手机课件下载

 

      (一)政治发展的主要方式
  政治发展的方式是政治发展过程中政治体系的主体选择何种方式、途径、策略来推动政治发展,实现某个特定的政治发展目标。任何一个政治体系都不可避免地需要选择政治发展的方式。政治发展的方式通常决定了一个国家政治发展的速度、方向、目标及其结果。通常政治发展的主要方式有两种:政治革命和政治改革。
  (二)政治革命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革命学说。马克思主义认为,革命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避免的政治行动,也就是说,正是通过这种政治行动,人类社会才一步一步地从低级形态向高级形态发展。从政治发展的角度来看,革命是政治发展的一种重要方式。
  政治革命是以阶级为政治主体旨在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政治统治的暴力行动,是政治权力迅速实现变更,以一种政治体系代替另一种政治体系的激烈的变革。在这一过程中,政治关系、政治制度、政治结构、政治统治权力、政治活动以及主要的政治价值和观念都发生迅速的、根本性的变化,旧的政治关系和政治秩序被打破,代之以新的政冶体制、政治关系和政治秩序,从而推动人类整个政治文明的进步。
  作为为政治关系质变过程的政治革命,具有不同于其他政治发展方式的特征:
  首先,政治革命是以革命阶级为主体的政治活动,是革命阶级推翻落后、反动阶级的统治的运动。从根本上说,政治革命是离不开社会革命的,政治革命发生的原因应当从社会革命的原因中去寻找。社会革命发生的根本原因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社会生产的发展导致社会变革,这是历史的必然过程。但这个过程不会自然发生,而需要通过革命。只有经过革命,改变旧的、不适应生产力发展需要的生产关系,才能从根本上解放生产力,推动社会生产的发展。在阶级社会中,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不可避免地表现为代表新的生产力的被压迫阶级与在旧的生产关系中占据统治地位的统治阶级之间的矛盾和斗争。而这种阶级矛盾和斗争,就往住成为革命的直接原因。代表新的生产力方向的被压迫阶级,为了打破旧的生产关系的束缚,必须变成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因而只能采取推翻统治阶级的政治行动,也就是政治革命。
  其次,政治革命的首要任务是夺取政权,通过夺取政权来推动政治发展,是政治革命的最重要标志。在阶级社会中,一切政治上层建筑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并受经济基础决定的。政治上层建筑主要依靠政治权力来维护和巩固经济基础,镇压被统治阶级,实现对被统治阶级的政治剥削,因而政治权力是统治阶级实现阶级统治的工具。当任何为了破除旧的生产关系、并使自身获得解放的被统治阶级不得不与统治阶级展开激烈斗争时,斗争的焦点必然集中在国家的政治权力上。这正如恩格斯所说的:“在阶级反对阶级的任何斗争中,斗争的直接目的是政治权力。”因此,阶级斗争的性质和目的,决定了任何试图成为统治力量并建立新社会的阶级在采取推翻旧的统治阶级的革命行动时,革命的首要任务就是夺取政权。
发起革命  再次,政治革命以政治体系全面的、根本性的变革为内容,与旧有的一切政治关系、政治结构和政治观念进行决裂,建立一种全新的政治体系和政治制度。政治革命与其他政治发展方式的不同在于其变革的全面性和彻底性。一场全面的革命通常包括对现存政治制度的迅速而猛烈的摧毁,动员新的社会集团参与政治生活,并建立新的政治制度和政治秩序。从历史上来看,政治革命最容易发生在社会转型时期,特别是传统社会在向现代社会转变时期。在这些时期,社会生产发展造就了新的社会阶级、集团,也塑造了新的政治意识,新的政治意识迅速扩展,并动员新兴的社会阶级、集团参与政治生活。但是,旧的社会统治阶级为了维护旧有的生产方式和自己的统治地位而利用政权压制革命的阶级、集团。在这样一种阶级对抗和冲突中,革命随之爆发了。革命建立的新的政治体系必然重新界定政权结构,容纳新的阶级、集团进入政治生活,宣扬新的政治价值观念和政治合法性来源,由一批革命的精英人物执掌政权,创立新的、符合社会发展的政治制度。
  第四,政治革命往往以暴力形式为表现。通过革命的暴力推翻反动的阶级统治,建立新型的政治制度和政治秩序。国家从本质上是一种物质的、暴力的工具,因此,政治革命常常同暴力联系在一起。在阶级社会中,当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使政治统治面临全面危机时,任何掌握政权的统治阶级都不会主动让出政权,反而会以更加严厉更加残酷的政治统治维持摇摇欲坠的政权。因此,政治革命只能采取暴力的方式才有可能获得成功。近代历史上,如果没有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没有巴黎人民攻占巴上底狱,英国和法国革命的结果或许就不是今天这样。革命同暴力相联系,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暴力都是革命。革命暴力是在具有革命形势和发生革命危机时的结果,是具有深刻的社会阶级基础的。革命不同于政变、起义、叛乱、暴动之处在于,政治革命的任务不仅仅是为了夺取政权,实现某个具体的政治目标,更重要的是在于通过全面变革政治关系和政治制度以实现新的生产方式代替旧的生产方式的过程。

 
  总体上,政治革命在历史上对社会政治发展的作用主要体现为调整政治关系,改变社会发展的政治环境,更新政治体系和政治结构,变革政治观念和政治文化,从而为政治发展和社会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  (三)政治改革
  在历史上,革命是很少发生的,改革则更加少见。因为当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发生矛盾和冲突时,统治阶级极少主动采取有效的措施对现存的生产关系、上层建筑进行调整、变革,以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改革是对事物的改造与革新,与革命相比,它显得较为温和、渐进,既包含了量变的过程,也包含了质变的过程,而且,两者在变节的动力、速度、范围、方向上存在较大的差异。革命涉及到价值观念、社会结构、政治制度、政策纲领等方面迅速、全面和剧烈的变化,这些变化越完全,革命就越彻底。反之,在领导、政策和政治制度等方面发生范围有限而又速度和缓的变化,则属于改革。政治改革是指政治关系的调整与变化,也即统治阶级中的政治领导集团根据社会利益矛盾状况及其对统治权的要求,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政治体系的改进,调节政治关系,以巩固和完善政治统治过程。
  政治改革主要调整社会政治利益关系,调整社会阶级、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这种利益关系往往在政治权力的分配格局中体现出来,因此,政治改革也就集中表现为调整政治权力关系和政治权利关系,构造新的政治权力格局,以适应新的社会政治发展的需要。


  政治改革具有的特征是:
  首先,政治改革以维护和巩固现有政治统治为目的,以不破坏既有政治统治的根本基础和基本原则为限度。社会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该社会的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又决定着上层建筑。任何一种社会生产关系都有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关系(在阶级社会里主要为阶级关系)和政治上层建筑。当生产力的发展迫切需要改变旧的生产关系时,政治上层建筑的危机也就到来了。但是,在阶级社会中,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不会轻易让出政权,也不会让决定政权的旧的生产关系被轻易抛弃。在这种情况下,存在两种可能:统治阶级利用手中的政治权力进一步巩固和维持旧的生产关系和政治统治,不做任何的让步,这样,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矛盾的解决,集中表现为被压迫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的冲突和斗争。这种斗争往往以革命暴力的方式体现。另一种可能是,统治阶级为了维持政权和旧的生产关系,主动采取改革措施,使被统治阶级的利益在旧的生产关系中得到一定的反应,允许社会各个阶层有限参与政治过程,从而缓和阶级冲突和矛盾,避免了革命的情势。政治改革即属于后一种情况。
  其次,政治改革以政治领导阶层为变革的主体,通过政治领导层自上而下地发动来实现政治改革进程。改革与革命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变革主体的不同。革命是被统治阶级自下而上发动、实施的具有广泛社会基础的政治变革,而改革则是由统治阶级、领导阶层自身发起并执行的政治革新,如日本的明治维新、俄国的彼得大帝改革、土耳其的基马尔改革等。两者的主体不同,决定了政治变革的结果也存在很大的差异。政治改革虽然不需要打破旧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但这却使得改革过程更加复杂。改革者必须在各种社会力量之间寻求利益平衡,努力消除社会分裂和冲突。与革命者相比,改革者需要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改革的途径、手段和时机方面,需要审慎对待各种改革目标之间的关系,把改革纳人稳定有序的进程中,避免因改革处理不当而走向革命。
  第三,政治改革是有计划、有步骤的渐进过程,整个变革的过程从属于政治领导层的严格控制,通过量变的过程达到质变的实质。由于改革是一种利益关系的调整,几乎所有的社会阶级、集团的利益状况都在这一过程中被改变,因此,改革不可能一下子完成,只能在政治领导层的协凋、安排之下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不能操之过急。在一些进行政治改革的国家,通常先采取增量改革后实施存量改革的方法,即在旧的体制因阻力太大而无法改动的时候,先发展出一些新的体制或新的成分,随着新体制、新成分的发展壮大,政治关系和政治结构的不断变化,以及政治改革环境的改善,再逐步改革旧的体制和旧的秩序,通过渐进的量变过程最终达到质变的结果。
  第四,政治改革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基本上排斥了革命和暴力在政治发展进程中的地位。政治改革的出发点就是为了避免阶级冲突中可能出现的因对抗而导致的暴力革命,因而,政治领导阶层主动采取相应的措施对现存的政治关系进行调整、改变,显然,这种变化是以妥协、和平的方式出现的改革者着眼于变革,但鉴于既得利益的考虑,改革不可能十分彻底,也不可能采取剧烈的方式。革命暴力的改革过程超越了改革者所能够控制的范围和程度,而且其改革结果无法预期,这是发动改革的统治阶级极不愿发生的。从政治改革发动者的角度出发,适时进行政治改革,通过调整社会集团之间的利益关系,缓解阶级、集团之间冲突,削弱反对现存政治制度的力量可以有效地防止革命情势的出现,从而保证统治阶级原有的统治地位。


  与政治革命一样,政治改革在社会政治发展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首先,它是缓解社会利益矛盾的有效方式,是推动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的重要途径。其次,它是适应社会利益发展要求,维护政治统治,提高政治管理效率的有效途径。此外,政治改革是社会政治生活中有效防止和消除弊端的手段。
  当代表旧的政治关系和政治秩序的统治阶级不愿主动退出历史舞台时,政治革命便成为政治发展的动力。而当统治阶级主动对政治关系和政治秩序进行调整时,政治改革就成为政治发展的主要推进方式。

 

 

    1991年底,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独立,继承了原苏联的大部分家底。丰厚的遗产令叶利钦喜上眉梢,可穷家难当,一大堆半死不活的企业,外加1万亿卢布内债和1200亿美元外债,也让新总统夙兴夜寐,坐卧不安。作为前苏共的反对派,叶利钦认为,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改革,零打碎敲、修修补补,白白断送了苏联的前程。痛定思痛,俄罗斯要避免重蹈覆辙,重振大国雄风,不能再做小脚老太太,应该大刀阔斧,进行深刻变革。此时,年仅35岁的盖达尔投其所好,在萨克斯的点拨下,炮制了一套激进的经济改革方案,叶利钦“慧眼识珠”,破格将其提拔为政府总理,1992年初,一场以休克疗法为模式的改革,在俄罗斯联邦全面铺开。


  休克疗法的重头戏,也是第一步棋是放开物价。俄罗斯政府规定,从1992年1月2日起,放开90%的消费品价格和80%的生产资料价格。与此同时,取消对收入增长的限制,公职人员工资提高90%,退休人员补助金提高到每月900卢布,家庭补助、失业救济金也随之水涨船高。物价放开的头三个月,似乎立竿见影,收效明显。购物长队不见了,货架上的商品琳琅满目,习惯了凭票供应排长队的俄罗斯人,仿佛看到了改革带来的实惠。可没过多久,物价像断了线的风筝扶摇直上,到了4月份,消费品价格比1991年12月上涨65倍。政府原想通过国营商店平抑物价,不料黑市商贩与国营商店职工沆瀣一气,将商品转手倒卖,牟取暴利,政府的如意算盘落了空,市场秩序乱成一锅粥。由于燃料、原料价格过早放开,企业生产成本骤增,到6月份,工业品批发价格上涨14倍,如此高价令买家望而生畏,消费市场持续低迷,需求不旺反过来抑制了供给,企业纷纷压缩生产,市场供求进入了死循环。
  休克疗法的第二步棋,财政、货币“双紧”政策与物价改革几乎同步出台。财政紧缩主要是开源节流、增收节支。税收优惠统统取消,所有商品一律缴纳28%的增值税,同时加征进口商品消费税。与增收措施配套,政府削减了公共投资、 军费和办公费用,将预算外基金纳入联邦预算,限制地方政府用银行贷款弥补赤字。紧缩的货币政策,包括提高央行贷款利率,建立存款准备金制,实行贷款限额管 理,以此控制货币流量,从源头上抑制通货膨胀。可是,这一次政府再次失算。由于税负过重,企业生产进一步萎缩,失业人数激增,政府不得不加大救济补贴和直 接投资,财政赤字不降反升。紧缩信贷造成企业流动资金严重短缺,企业间相互拖欠,三角债日益严重。政府被迫放松银根,1992年增发货币18万亿卢布,是1991年发行量的20倍。在印钞机的轰鸣中,财政货币紧缩政策流产了。


  休克疗法的第三步棋是大规模推行私有化。盖达尔认为,改革之所以险象环生,危机重重,主要在于国有企业不是市场主体,竞争机制不起作用,价格改革如同沙中建 塔,一遇到风吹草动,便会轰然倒塌。为了加快私有化进程,政府最初采取的办法是无偿赠送。经有关专家评估,俄罗斯的国有财产总值1.5万亿卢布,刚好人口是1.5亿,以前财产是大家的,现在分到个人,也要童叟无欺,人人有份。于是每个俄罗斯人领到一张1万卢布的私有化证券,可以凭证自由购股。可是,到私有化正式启动,已是1992年10月,时过境迁,此时的1万卢布,只够买一双高档皮鞋。因此这个措施使大批国有企业落入特权阶层和暴发户手中,他们最关心的不是企业的长远发展,而是尽快转手盈利,职工既领不到股息,又无权参与决策,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生产经营无人过问,企业效益每况愈下。1992年12月,盖达尔政府解散。


  休克疗法的失败使俄罗斯GDP几乎减少了一半,GDP总量只有美国的1/10。经济结构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燃料、电力和冶金工业成了民族经济的关键部门,其比重在GDP中约为15%,在工业总产品结构中为50%,在出口中为70%多。实际经济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极其低下,如果说原料和能源部门的劳动生产率还算接近世界平均指标的话,其它部门则远远低于美国同类指标20%~24%。70%多的生产设备服务期超过十年,高于经济发达国家一倍。这种局面是国内投资特别是实际经济部门的投资大幅度减少的直接后果。外国投资不愿进入俄罗斯,吸收的外资总额累积只有115亿美元。俄罗斯科技开发支出全面减少,投资不足,对创新重视不够,使得俄罗斯在国际市场上具有价格和质量竞争力的产品越来越少,特别是在民用科技产品市场上受到外国竞争对手的排挤,俄罗斯产品还占不到1%的份额。
  居民生活水平更是一落千丈。到2000年底俄罗斯人的货币收入总量不足美国人的10%,健康状况和平均寿命也在恶化。有专家估计,俄罗斯人均GDP生产要达到葡萄牙或西班牙的水平,GDP每年保持8%的增长速度也需要15年的时间。

 

943.jpg

 

  问题:休克疗法的特征是什么?与渐进方式的改革有何不同?为什么在玻利维亚的休克疗法取得了成功,却在俄罗斯失败了?
  

 
逻辑思维图
944.gif
 
为了实现某个特定的政治发展目标,政治体系就需要选择政治发展的方式。通常政治发展的主要方式有两种:政治革命和政治改革。
 

 
单选题 
 
1.“用局部修缮行将灭亡的制度来反对用革命推翻资产阶级政权”的说法属于( )。正确答案:D
A、改良主义
B、政治改革
C、政治革命
D、政治改良
 
2.革命的根本问题是( )。正确答案:B
A、暴力
B、政权问题
C、政治革命
D、社会革命

 


 

多选题 
 
1.政治改革的根本原因在于( )。正确答案:A, B, C
A、经济的发展
B、民众的要求
C、外部环境的压力
D、统治阶级的愿望
 


跳过 收藏夹

收藏夹

跳过 评论

评论